為何要評鑒這本《學佛正信》?

 

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陳義憲

 

  不知道讀者看了這篇文章的題目後會有什麼感想?可能有人會以為這是狗抓耗子,干卿底事?其實本文的寫出是有不得己的理由。因為這本《學佛正信》的內容,寫了一些有損基督信仰,也寫了一些不實的事情,會引導人走入迷途。由於聖嚴法師經過卅八年都未更正,因此,本文不得已只有出面來評鑒這本書,使讀者,也使著者知道這本書有大錯,而能將其修正,以免繼續誤導讀者。

 

  或許有些讀者會以為這是很不自量力的,以為怎有人能評鑒這本聖嚴法師的名作呢?不可否認的,聖嚴法師在佛教界中一直被人認為是理論的權威,他不只得到日本立正大學的文學博士學位,又是佛教文化館的館長,是中華學術院佛學研究所的所長,也是中華文化大學哲學研究所華岡教授,還有很多的頭銜。而且在近幾年,又曾代表顯宗和密宗的達賴喇嘛對談,更重要的是他已寫了一百多本的佛書。又更曾閉關六年,也把大正藏和卍字藏讀完了;相對的,筆者只是一位業餘的佛學研究者,怎麼有能力來評鑒聖嚴法師所寫的書呢?

 

  為何要評鑒這本《學佛正信》根据以下的三個理由:

 

第一,因為從他修正《正信的佛教》,改名為《學佛正信》,但該改的他卻沒有改,筆者覺得他的「佛學」雖有長進,但其卻仍舊停留在三十多年前「佛理」。

 

第二,筆者研究《正信的佛教》和《學佛正信》總共也用了十二年的工夫,也曾用心的思想過「佛理」。我觉得「佛理」是法師最弱的一環,卻也是研究佛法最需要的基礎。

 

第三,最重的一點,因為聖嚴法師貶損了基督信仰,在無形中會誤導人在追尋永生時會做了錯誤的抉擇。

 

以下是几点評鑒這本書的原因:

 

  一,因為聖嚴法師在佛教中,是一位很有影響力的法師,而這本《學佛正信》(原名《正信的佛教》)又是他著作中最多人研讀的一本書。根據1993年出版的《聖嚴法師的思歷程》P.74所記。該書的出版已超過了一百萬冊。但他在這本《正信的佛教》中很多錯誤,但卻不改(其原因,筆者不願妄加推測,只能往好的方面說──他不知道錯在那裡)。所以筆者想用這種方式,請他修正,也使讀過該書的讀者,能夠重新檢討其信仰的抉擇。

 

  二,因為他在卅九年前(民國五十三年引用,五十四年出版)引用了《獅子吼》雜誌上錯誤的資料,把佛教的信徒誤寫為六億信徒,把佛教高抬為世界第二大宗教(註一);但當他得到文學博士(一九七五年)後,並於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和一九八一年十月十日兩次再版,都未釐正;最後在一九九一年元月重新修正,且改名為《學佛正信》出版,也未訂正。這不是一位得過文學博士學位的人,所應有的作法,也不是一位自詡為「僧寶」的人,所應有的行為。

 

  三,因為他貶損了耶穌基督的人格,他在上述的舊新兩本書中都強調:「他用不著騙人家說『代人贖罪』,他是教我們一切要自己對自己負責──『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』。」(註二)筆者認為法師要高抬佛陀,那是法師的自由,但何必以指桑罵槐的方式,貶損人家的信仰呢?筆者認為:一個人如果對某一件事情沒有深入研究,而自以為是的亂批評,只會為識者所笑,請聖嚴法師想一想:在全人類中相信耶穌是基督,是救主的人,總共有二十億人,佔全世界人口比的32.9%,而佛教信徒的總數卻只有三點六億人,位全世界人口比例的5.9%。也就是相信耶穌是救主的人,是佛教徒的五倍半。這些相信耶穌是救主的人,不都是呆子。

 

  四,因為他把上帝貶損了,他說:「若以佛教的天觀來衡量,道教及回教的上帝,同於佛教的忉利天主,耶教的上帝(從摩西、耶穌、保羅到奧古斯丁,已升了幾級),同於佛教的梵天主,印度教的上帝,同於佛教的大自在天主,忉利天是欲界的第二天,離人間最近。梵天是色界的初禪天,大自在天是色界的最上一天。」(註三)很多法師都把上帝看為忉利天主;而聖嚴法師把上帝升了三級,而成為梵天主。不管怎麼說,都是很貶損基督信仰的作法。因為在基督信仰中,新舊約的上帝,都是同一位上帝。佛教的法師竟然都把上帝貶為有性慾的神;既使聖嚴法師把上帝高抬三級,成為大梵天主,那也不是很榮耀的,因為在佛經中的大梵天主,是吹牛皮的天主;而且在釋迦牟尼佛的化區裡,總共就有1,000,000,000個梵天主。當他們看見釋迦牟尼都要胡跪(一種跪的方式)。

 

    五,因為他對佛理不清楚,所在講佛法(即佛學)時,常會搖擺不定。就以彌勒下生為例:他說:「相反的,倒有一個好消息報告大家:在此以後的十個半小劫之中,尚有九百九十六位佛陀,將在我們地球世界成佛。今後的第一位來此成佛的,就是彌勒佛,所以佛教稱彌勒為『當來下生彌勒尊佛』。彌勒下生地球成佛,是在第十小劫的增劫人壽八萬歲時,大約距離現在是五十六億年(以千萬為億計算)。」(註四)從這一段話就可以看到他不知道一小劫有多長?那是16,798,000年,十個半小劫有多長?是176,378,000年。那是只有一億多年。彌勒菩薩怎能在我們的賢劫下生?其他在彌勒菩薩之後要來下生的995佛,也泡湯了。聖嚴法師可能不知道五點六億年,是33.337小劫,過了「賢大劫」的「住中劫」的「十個半小劫」,就剩下23小劫,然後會有20小劫的「壞中劫」,剩下的3個「小劫」,應是已進入「空中劫」中,那時,「無色界」以下全變空,沒有地球,彌勒菩薩又怎能下生?自詡已讀過兩套佛經的聖嚴法師,難道不知道嗎?像聖嚴法師在《佛教人生與宗教》P.136中,卻說彌勒的下生時間,約人間五十七億六百萬年。這也說錯了!因為佛經又明明寫著:過了賢劫,六十五大劫世上無佛(註五)

 

  六,因為我有一些親友很崇拜聖嚴法師,每以聖嚴法師馬首是膽。但他雖是禪宗「曹洞宗」和「臨濟宗」的傳人,卻是「雙腳踏雙船」,在朝元寺禁足期間,拜懺的,卻是「彌陀懺」,(註六)在為死人舉行葬禮時,法鼓山的誦經團,所念的經只有一句話:「喃嘸阿彌陀佛」,只想把死人送往「西方極樂世界」,以為那裡是「極樂」。卻不知一般人一到那裡,每個人都分別被關在一個蓮花中「十二大劫」,沒有佛法可聽,沒有人可談話。而且那裡的「一天一夜」,又是娑婆世界(即地球)的「一大劫」,總共是娑婆世界的:779後加180年:

 

  12大劫 X 360 X 一大劫

    = 4320 X 1,343,840,000 X 1,343,840,000

    =779,000,000,000,000,000,000

 

    根據佛經的記載,在那裡被關「五百年」的人,他們的感受已是「心不歡樂」、「其人愁苦」(註七),更何況是要關「十二大劫」。按照《長阿含經》的說法,倒不如再出生在地球,在壞劫中都會一大級,一大級的在「色界」上升,最後在「空中劫」時,就穩升「無色界」(註八)一上了無色界,已越了「阿羅漢」,那裡的壽命,至少有一萬大劫,那裡的一天,是地球的一千大劫。筆者希望法師在為人超渡前三思!筆者就因著以上的六個理由(其他尚有一些理由就不寫了),所以不得不要評鑒這本書。(謝謝國華姊妹為本文校正)

 

註一:聖嚴法師,《正信的佛教》P.162.

註二:《正信的佛教》P.2-3;聖嚴法師,《學佛正信》P.16.圓神出版社,台北巿,1993.1. 

註三:《學佛正信》P.201.

註四:《學佛正信》P.109.

註五:《大正新修大經》第十四冊P.64,65,

註六:陳慧劍,《建設人間淨土的聖嚴法師》P.22.法鼓山文教基金會.1996.7.

      十二版.

註七:大正十二P.292,310,

註八:大正一P.354,357.

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