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生命的來源看佛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羊我

 

  生命是怎麼來的?在一般比較有規模的宗教中,大略都會明記人類和生物的生命,都是經由創造者創造的。像基督教、天主教、回教、東正教、猶太教、印度教、道教、天道------.在這些比較規模的宗教中,唯一例外的,就是佛教。佛教不認為在宇宙中有一位創造者,也不認為在這宇宙中的生命,是由祂所創造的。佛教認為宇宙中所有的生命,都是自無始就存在,後來因為突然起了「無明」,造了「共業」和「異業」,因有「共業」就產生了我們的宇宙,但也因著各種「異業」,就產生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星團,銀河系,星球,民族,國家,家族,家庭和個人。

 

  從佛經中我們可以看到,按佛教的說法,這宇宙是不斷的在「輪迴」,這種「輪迴」就是「一大劫」,每「一大劫」有1,343,840,000年,每「一大劫」分為「成、住、壞、空」四個「中劫」,而每一「中劫」,則可分為二十「小劫」。在「壞中劫」時,三千大千世界會同時變壞,會同時經歷四十九次火災,七次水災和一次風災。當「火災」時,火會燒至「色界第一禪天」;當「水災」時,水災會淹到「色界第二禪天」;當風災時,「大風」會吹至「色界第三禪天」。當這三災時「色界第一禪天」以下,包括人間及地獄都會因為這五十七次的災變而變壞(有異說),而「色界第二禪天」,則會經歷八次的毀壞;而「色界第三禪天」,則會經歷一次的大風災而毀壞。(註一)

 

  按佛經的說法當這些災變臨到時,所有災區中的生物,都會下生人間,地獄中的生物,天界的生物,阿修羅界的生物,都會轉生人間,而且都會行善變好,在大劫來臨前,都會升到災區之上,因此不會受害。(註二)因之,壞劫,是人和眾物的一大祝福,但對佛法卻是一大傷害。為什麼?那是因為住在天界的眾生,他們的生命都很長,(註三)以及那些被關在地獄中的生物,其刑期也都很長(註四)。但卻因為這些災難的出現,卻使那些原本未到期的生物都被放生,而且也能主動行好,而上升更好的天界。把整個的佛法的說法,都打成廢物。

 

  從佛經的記載,我們可以看到,釋迦牟尼認為,這地球的生命不管是在「住中劫」一開始時,或是「壞中劫」天災後,所有的生物都是從「光音天」下生人間」的(註五)。聖嚴法師也有這樣的看法:

 

  「至於生命在地球上最初出現,佛教相信是由變化

而來,下至單細胞的生物,上至人類,都是一樣。

地球形成之後最初的人類,是從色界天第六天的光

音天而來。他們是飛空而來的,那是由於他們的墮

落,貪愛了地球上的一種天然食物,吃了之後,體

粗重不能飛行了,就布地上安居下來(世紀經、大

樓炭經、起世經等)。」(註六)

 

確實的,聖嚴法師的話有佛經的根據的,但如果我們看佛經,研究佛經的系統佛理,就會產生很多的佛學問題出來。

根據佛經的說法,當光音天人下生人間時,那時沒有太陽、月亮和星星,大地暗冥。這時「光音天」的天人飛降人間,他們看見地上湧出「地味」,他們就吃了,結果他們就不能飛了,身上的光毫也失去了,這時纔有日月星星;後來地又產生「地餅」,「地餅」後就產生了「林籐」,「林藤」後有「香稻」。這時纔有男女分形,(註七)

 

  如果我們研究系統佛理就會發現,但這種由「光音天」下生的說法,和佛教的「成住壞空」是相悖的,因為在「成中劫」時,宙宇是在重建中,地球正在形成,須彌山和八大山在形成,要變成人類可住的地方,按考古學的發現,應是先有植物的存在,然後有海中的生物,地上的生物,哺乳類的生物出現,然後纔有「人」出現。按生物科學的說法,人是最後的出現。但按釋迦牟尼的說法,當世界有人類出現時,這「娑婆世界」(即是我們的世界),卻像荒涼的「月世界」,地上無植物和動物,海中也沒有植物,水中沒有生物。這就是佛教的「成中劫」。 

 

    按釋迦牟尼的宇宙論,地球上的人類,是由「光音天」的生物下生人間變成的。這種從「光音天下生人間」的說法,實際是很錯誤的說法,因為按佛經的說法,「光音天」天人的生命是十大劫(一大劫是1,343,840,000年)。而光音天的一天一夜,其時間是地球1/10十大劫(是該天生命年數的1/10),換句話說,光音天人的生命,是地球人生命1,343,840,000大劫,也就是,當這些光音天人下生到光音天後,要他們等機會下生人間,需要等地球經歷1,343,840,000次大劫,他們纔能下生間。

 

按系統佛理,經一大劫後,宇宙「無色界」以下都變空,所有的生物都逼上「無色界」中,這些「無色界」的生物,如果要下生「光音天」,其最低一層是「虛空知天」(有另名),他們的人壽是「萬劫」,他們的一天是地球的一千劫(註八),是「光音天」人壽的「五百大劫」,他們的一天是「光音天」的「一百大劫」,也就是,在【無色界天】中最低層的「虛空知天」,在宇宙重建,四禪天以下直到人間,又開始形成,「光音天」又開始有天人,是要經過「光音天」的「一千大劫」x「一百大劫」,也就是「光音天」的「十萬大劫」後,「虛空知天」的天人,纔會下生「光音天」,「光音天」纔會有「光音天人」出現。

 

同樣的佛理,經過一次的大劫,在空劫中,所有的生物被逼進「無色界」中,(按釋迦牟尼的說法,宇宙是同時生滅。除了「無色界」生物無處可逃。註九)等到「無色界」的天人由「無色界」先下生「光音天」,等到這些「光音天」的天人,下次由「光音天」下生人間,又要經歷地球1,343,840,000次大劫後纔會下生人間,而出生的又是另一批天。按佛經的說法,單看四禪天以下的變化,地球要每經歷1,343,840,000次的大劫,纔會再有人。其他的時間都是空無一物。請問這種佛法說得通嗎?這是佛教生命來源的「第一個破綻」。

 

  但如果把「無色界」也考慮在內,因為宇宙是同時生滅,在「空中劫」時,「無色界」以下全部變空,在宇宙中沒有「地球」,也沒有「光音天」,等有了「光音天」和「地球」,「光音天」是要經過它的「十萬大劫」後,纔有機會有人(雖然無色界天人也會有「中夭」而早下生「光音天」,而使「光音天」也有天人出現。但那異常情形。但更會造成佛學上的困擾,因為他們不會下生人間,等下一次「壞中劫」來臨時,他們會去那裡?在「空中劫」時,他們又怎麼上「無色界」?)

 

  按照佛經的說法,這些下生地球人間的生命,都是從「光音天」而來,但為什麼一定要集中在光音天呢?因為光音天是第十二天。其上在「無色界」下,還有「第三禪」三個天,「第四禪」九個天,總共其上,在無色界天下還有十二天。在光音天底下,還有「第一禪天」和「第二禪天」的一至十一天,這些天的天壽較短,下生的可能較方便。按理,如果「光音天」會有人,這些在「光音天」天下的天,也一定都會有天人,他們在其天的生命的時間也比較短,它們若死了,沒有下生人間,它會生到什麼地方去?

 

  因此我們知道,如果按佛理來看,由無色界最下層的「

虛空知天」,壽終下生「光音天」,再由「光音天」壽終,又下生「地球」是要經歷「十萬大劫」,乘上「1343,840,000大劫」後,地球纔會有生命出現,即經18,059,059,456,000,000,000,大劫後,地球上纔會有生命出現。也許「無色界」中的「虛空知天」會有人「中夭」,而提早下生「光音天」;而「光音天」也會有人中夭。而提早下生「地球」,但看看上逑的時間,就知道根本不可能地球人出現。既使會有生命出現,也不會出現麼多的生命(包括人,和各種大大小小的生物甚至比細菌更簡單的生命。)

 

  如果我們看《大正新修大藏經》第十四冊,就可以看到我們所處的這次大劫是「賢大劫」,其上的大劫如下:

 

  善眼劫:有七十二那由他如來出世。

  善見劫:有七十二億如來出世。

  淨讚劫:有一萬八千如來出世。

  善行劫:有三萬二千如來出世。

  莊嚴劫:有八萬四千如來出世。(註十)

 

  在賢劫,定光佛的一千王子成佛,即是「賢劫千佛」。其後則有以下的大劫出現,所有的成佛者,都和定光佛有關連:

 

    六十五劫當斷無佛.

    大名稱劫:定光佛的八名大臣在此大劫中復學道

  八十劫都無佛興

    星宿劫:定光如來在轉輪王時的八萬大臣將成佛。

  三百劫中間斷絕無佛

    淨光劫(又名重清淨):定光佛的后妃婇女八萬四千人在此大劫中成佛。(註十一)

 

  如果按系統佛理來看,以上的這些佛都不能下生人間。

因為此地球本來空無一物。有些法師甚至還敢說:「他不急著成佛。」會這麼講的人,就顯出他沒有好好的研讀佛經,因為如果你和定光佛沒有任何瓜葛──是定光佛的千子,八萬大臣和八萬四千后妃或婇女,想在未來的四四七個娑婆世界大劫中成佛,連門都沒有。其實如果按系統佛理來看,其至連這些預定成佛的,連定光佛本身都不能成佛。

 

  再按佛經的說法,認為眾生的生命都是自無始就有(註十二)

  如果我們思想釋迦牟尼的說法,這些原本在「無始」就存在的生命,他們應是沒有造「惡業」的靈,他們亦應是沒有帶任何「善業惡業」的靈,這狀態已擺脫「第八識」(去惡業,但有帶善業的佛之階段,因為佛自己建立了很多的善業,而眾生也迴向很多善業給他,若不是如此,佛就無法使人聞其名而消惡業。),也應是擺脫第九識(去善業,按基督信仰的說法,應指靈魂),應是在「第十識」(純靈的階段,應是比佛更佛,應該和基督徒在基督再來時,信徒復活,得了靈體一樣)。在這階段中,若在基督信仰,人是不會犯眾,但在釋迦牟尼的思想中,這些原本是存在靈界中的「純靈」,不知是因何原故,突然全體都起了「無明」,而且也彼此互相造了「善業」和「惡業」而有了「共業」及「異業」,因而世界有了「物質」,其共業而形成了「宇宙」,其「異業」,形成了各別的大的星團、銀河系、太陽系、各別星球、民族、國家、家族、家庭和各人。

 

  這些純靈為什麼會集體同時墮落?佛經無解,但這種集體下墮的情形,就像雞患了「雞瘟」一樣,同時得了「佛瘟」而下墮。這種下墮,佛教無解。但這種「佛瘟」,也在無形中威脅了佛教的信仰,若人真的會成佛,但也有一天可能也會因為突然起無明而下墮。

 

  這種成佛後會再下墮的情形,在佛經中,我們也可以找到一些線索──釋迦牟尼成佛後的「回鍋」。從佛經中我們可以看到釋迦牟尼自言他不是第一次成佛,所以在佛經中,我們可以目到他又重頭來過,不但當了鳥王,兔王,魔王,帝釋,最後又成佛。如果釋迦早已成了佛,他又沒有帶惡業,何苦去回鍋?他不必去回鍋,他如果一直是佛就會做得比去回鍋好,如果他不是去回鍋,他又怎會和提婆達多結怨,結果害死那麼多人。如果釋迦牟尼不是如回鍋,這些「本生譚」就是偽造;如果這些「本生譚」不是偽造的,則成佛後又會起無明而下墮「回鍋」。則佛教的成佛,也只是擺脫了「小輪迴」,卻沒有擺脫「大輪迴」。像這樣成佛,真的解脫了嗎?

 

  另外,當「光音天人」下生人間,人類在地球的出現,是集團的出現,又因為產生了種種的「善業」和「惡業」,所以才生了各種動物和植物,按理這些動物植物,甚至是人類,其內部也都是各種生物的「共業」及「異業」世界,因為都有生物體生活在其內。這就和生物存在於地球的的次序相反的結果。按這世界,是先有植物,再有動物,最後纔有人。但按釋迦牟尼的說法是先有人,然後纔有植物和動物。

 

  如果按佛學來看,天界的生物,應是先有人,由人墮落或升級,纔會產生五道和天人,怎會先有「光音天人」,然後纔有「地球人」?而且釋迦牟尼的這種「靈體會產生無明而下墮」的理論,雖然可以支持他的「人人都有佛性」的說法,但卻造了更嚴重的五個問題,

 

一,人成佛以後會因為又造惡業而下墮嗎?

二,人成佛後,會因為再度的又起無明,又集體下墮嗎?

三,這種集體下墮可以說是「佛瘟」。

四,人成佛後不是已是天人師,世間解,正遍知和覺行圓滿了,怎會又忽然起無明?

         五,人成佛後,怎會再過集團生活?若不是再過集團生,怎會集體產生無明?又怎會產生「共業」和「異業」?活生物是怎麼來的?釋迦牟尼的說法有很多值得佛教的法師探討的,也是有種種矛盾的,這些問題若不解,人若成佛,還是會下墮。因之佛教的成佛,最多也只是一個更大的輪迴而已。

 

註一:大正一P.302-305.

註二:同註一.

註三:大正一P.296.344.399.

註四:大正一P.126,287,329,384,

註五:大正一p.37,69.

註六:聖嚴法師,《學佛正信》p.21.圓神出版社,台北巿,1993.1.

註七:大正一P.218-219.

註八:大正一p.296.

註九:大正一p.310.

註十:大正十四p.121,166,199.

註十一:大正十四p.64,65,

註十二:大正十四189,225,268,279,377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