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教為什麼不能和平相處?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陳義憲

 

很多人常會覺得很奇怪,宗教都是在勸人為善的,為什麼他們反而不能和平相處,要比來比去,你攻擊我,我論斷你呢?為什麼不能你傳你的教,我說我的法?讓老百姓去自由選擇自己所適合的信仰?若能這樣,社會就會更加的和樂,也會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紛爭。

 

會講這種話的人,可以說是對宗教認識不清所致。因為宗教存在的目的,不是單單在勸人為善的,如果宗教存在的目的只是這樣,按理,宗教應該可以和平相處,應會減少很多的紛爭。但宗教並不是單單在勸人為善,因為勸人為善,那只是次要的目的。比如佛教,道教,一貫道------他們勸人行善,也只是為達成主要的目的方法而已;像基督教也在勸基督徒要行善,但也只是在顯明自己是上帝的兒女。

 

因為宗教最主要的目的,乃是在教導人怎樣去找到永恆的歸宿。比如,基督教,天主教和東正教,都在教導人怎樣回歸樂園而得永生,而佛教乃在教導人知道如何脫離輪迴而成佛;而一貫道則在教導人如何回歸理天;而道教則在教導人回歸大羅天------

 

相信在一般人的感受中,可能會覺得,條條大路通羅馬,管他要去那裡,他愛去那裡,就去那裡,何必硬要把大家都拉在一起呢?但事實上並不是如此,大部份從事宗教工作者,或是比較熱心而對宗教有認識的人,他們都深信:「回歸的道路只有一條」;在他們的感受中,都覺得自己所走的路纔是正路,別人所走的都是歧路,都是旁門。眼看著自己的親人或朋友,被人引誘要走向火坑,您會靜默嗎?當然不會!

 

又比如,您有親人生了絕症,您手中有一個可以醫治其病的藥,您想贈送給他吃,但他不肯接受,因為在你之前已有一位朋友也介紹了一種藥給他,他吃了,認為它還不錯。您要怎麼辦?如果您知道那種藥是無效的,而且您也知道那種藥的缺點在那裡。為著使他能吃您的藥而得醫治,您一定會向他指出那種藥的缺點來,你這樣做,是出於對他的愛心。也正因為這緣故,宗教之間纔會您批評我,我論斷您。因此,宗教間有爭論,這是很正常的現象。

 

如果回歸的道路有很多條,而且條條道路都可通,為何他們要爭呢?

以基督信仰為例,因為基督徒相信耶穌基督是唯一的道路,罪人若不藉著耶穌基督的救贖,就不能得著永生。﹝約十四章6節;徒12﹞在基督信仰中,也有一些被看為異端的,這些異端教派也常會受一些正統教會的反對。

 

可能讀者看了上段的那些話,就會覺得基督教太小心眼了。其實太小心眼的何止是基督教,只要對人類生命有使命感的宗教,也都會有同樣的小心眼。比方,以佛教來說,又何嘗不是如此!像聖嚴法師也高抬佛法,也把其他宗教的主神放在很低的階層中,這種做法,也是在強詷佛教比其他的宗教好。他說:

 

「若以佛教的天帝觀來衡量,道教和回教的上帝同於佛教的忉利

天主,耶教的上帝﹝從摩西、耶穌、保羅到奧古斯丁,已升了幾

級﹞,同於佛教的大梵天,印度教的上帝,同於佛教的大自在天

主,忉利天是欲界的第二天,離人間最近。」﹝註一﹞

 

這些宗教的主神,在佛教法師的眼中,都是很低層的神,都是人成佛過程中的天人,他們都會再下墮人間,甚至會下墮其他的下三途。像煮雲法師也曾在全省環島講經,批評基督教是不忠、不孝、不仁的宗教,這些批評都寫在他所著的《佛教與基督教的比較》一書上﹝註二﹞。這也是他在高抬佛教的作法。

 

請問一下,如果你是這些宗教的信徒,而且又有能力,你會不會爭?應是會的!其實,像佛教,不只會對外爭,他們對內也爭;比方,大乘和小乘也爭得你死我活。大乘說小乘是開小車的人,是自私,只顧自己的死活,不管別人的生死;而小乘則反咬了一口說:「大乘非佛說。」小乘的這種反擊,使大乘如坐針氈。大乘雖曾想盡辦法要脫出小乘的「緊箍咒」,但到今天為止,大乘尚無法超脫這個「緊箍咒」,他們找不到一個真正可以證明大乘是佛說的理由來。

 

除了這些,我們也可以看到佛教對一些他們也認為是異端的教派,他們也大力批評。比方,對真佛宗的盧勝彥蓮生活佛,和青海無上師的批評。再如,佛教對一貫道,也是用盡各種方法,想把它消滅掉。曾有一段時間,中華民國政府一直把一貫道當作邪教來處理,當時在不斷的向政府提供資料,在打小報告的,就是佛教的法師。佛教佛教會在當時甚至成立了「破邪顯正護國衛教行動委員會」來對付一貫道的挑戰。(註三)在當時,佛教的法師和一貫道的前人,也曾在電視台公開的辯論過。他們為什麼要辯?那是因為佛教的法師覺得,自己所信的是正統的;而一貫道的前人則覺得,道在一貫,佛教只剩糟粕。

 

像一貫道也是很有使命感的宗教,他們的前人和點傳師,在早期也都是自費傳道。他們自認是道真、理真、天命真的宗教,也是很排外的。認為沒有持有三寶,不履行十條大愿,沒有掛在真祖師金線下的人,是無法回歸理天。要永型陰山的。

 

但一貫道卻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宗教。因為他們太強調其祖師的金線,認為不管你行為多好,只要是沒有掛在祖師金線下的人,是不能傳道,也不能回歸理天。一旦祖師死了,就會有七八個人起來爭祖位。幾乎每一個想當祖師的人,都是有兩把刷子的人。經過了一二十年的競爭,爭出頭的就是真祖師,新祖師一上位,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原屬舊祖師名下,不肯重新掛在自己金線底下的人定罪;也把那些與他同時在競爭祖位的人也定了罪,認為這些人都是假祖師。像「師母組」的孫素貞一接祖位,就把屬於自己丈夫的「師兄組」定了罪;孫素貞一死,陳火國也把原屬於孫素貞的「二盤一貫道」定了罪;有一天如果陳火國死了(因為他的年紀比林師母大很多),他的徒弟又會被林師母定罪。

 

道教也分裂成很多的新宗教,像儒宗正教,慈惠堂------他們也為著誰是天公而在大大爭論著,有的支持第十七代的玄穹高為玉皇上帝;有的支持第十八代的玄靈高為玉皇上帝;有的支持玄穹高為玉皇上帝,而把玄靈高看為中皇,是用來輔助玄穹高的;而原先的道教,則認為天公只一個,是永遠不更換的,那來那麼多代。因此也爭論不休。其實在宋徽宗,宋欽宗時已更換過一次天公了,他們把修道士張儀封為天公,取代了原先對「天」的敬拜。

 

因此,我們知道宗教之間會有所爭執是好現象。正如俗語所說的,「不怕貨比貨,只怕不識貨」。宗教會爭,表示他們對自己所信的宗教有信心,也表示他們對您的靈魂很看重,否則您的死活和他們又有什關係?他們要爭,就讓他們去爭,但您卻要仔細的思想,因為這和您的生命有關。您可以從他們的爭執中,找到最好的宗教,它可以引導您走永生的道路。如果您所信的宗教,不會和他人爭執,也覺得信什麼都好的,我勸您早一點離開這個宗教。因為這個宗教一定不是高級的宗教,它沒有指示人永生的道路,它也不關心您的生命。

 

一個有使命感的宗教必會和外教爭執,有時我們很容易看出誰勝誰負,像佛教在印度時,就曾經跟印度的商橛羅阿闍梨爭論過,由於佛教的法師無法抵擋他的攻勢,結果印度的佛教,每天都有大量的法師歸向印度教;再經回教的入侵,佛教在印度就完全滅亡。根據聖嚴法師的辯解,那是當時的印度佛教沒有人才。但筆者的看法卻不一樣,假如商橛羅能活到今天,再來中國,以今天中國法師對佛理的馬虎,他們也是會敵擋不了的。很可惜當時的辯論記錄沒有留傳下來,否則今天的佛教也必定會敗亡。其主要的原因是:「佛法多縫」,很多的佛法都是「牛頭對不上馬嘴」,常是「豬母牽去牛壚」(台語)。它的每一佛法,常有不同的說法。

 

宗教之間是無法和平相處的,因為大家都知道,回歸的道路只有一條,不會是條條都通羅馬;若是別人說對了,就表示自己的說法錯誤,若是您說對了,別人的說法就是錯。若是條條都通羅馬,就可以各人傳各人的,各人信各人的,就會井水不犯河水。請張大眼睛,清除耳朵,聽聽看誰說的好,誰說得對!因為這是和您的生命有關,是您自己要走的道路,豈可不認真聽,不認真想呢?

 

筆者在此要建議您,可由以下的幾件事來判斷宗教的真假:

 

首先,您所信的宗教,有沒有提示人回歸的地方,和回歸的方法?如果沒有,那就顯出您所信的宗教是屬於低層的宗教。也要想想,它所說的是真嗎?

 

其次,如果你所信的宗教,不會和人家爭,就不是真的宗教。因為它沒有使命感,它不關心人的生死問題。也是屬於低層的宗教。

 

再次,如果你認為這宇宙萬有是經過智慧者所設計的,就一定有一位全智、全能、全在的創造者。如果你的宗教沒有這樣的信仰,那麼您所信的宗教就不真。

 

另外,要思想,你所信的宗教,所告訴你回歸永恆的方法,這個方法真的行得通嗎?比方,單單以殺業來說,真的可解決嗎?請您想一想,您的一生只有一條命,但在你一生中,在有心與無心之中所殺的生命有多少?抵得了嗎?俗語說「佛畏因,人怕果」,你想你的殺業怎樣解決呢?

 

以下的幾件事情,筆者認為可以做為你抉擇宗教的參考:

 

現在的科學已確定,人類只有一根源,最初也只有一男一女,請你想一想,您所信的宗教,在這方面的說法對不對?

 

現在的科學已確定,單單以太陽系而論,太陽系是以太陽為中心,各行星是繞著它旋轉,而且各太陽系的結構都不一樣。請問一下,你所信的,和這種說法有沒有不一樣?

 

現在科學已確定,我們的地球是球形的,是虛懸的。你所信的宗教,是不是這樣的說法?你讀過自己所信的宗教經典嗎?它所描述的,和你的常識相合嗎?

 

有一條捷徑:請您先安靜下來,如果這宇宙真的有一位創造萬有的真神,祂應是一位怎樣的神?祂和宇宙、人類有什麼關係?請您一一的列出來,再把所有的宗教的主神比對一下,相信您一定能找到這位真神的。

 

這是您人生的最大問題,也是最重要的問題。若忽略了,最大的損失是自己。等您雙眼一閉,兩腳一蹬,再想它已太晚。請您現在就做,因為這不只是您的生死問題!也是你的永生問題。

 

註一:

聖嚴法師,《學佛正信》P.201,圓神出版社,台北巿,1993.1.

註二:

華成書局,高雄巿,1955.12.8.

註三:

宋光宇,《天道鉤沉》P.32.台北巿,1984.3.1.再版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