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給天道道親的一封信

 

天道道親們道鑒﹕

很冒昧的寫這封長信給您們,最主要的目的,乃是要告訴您們,上帝愛您們!因為祂在您們身上有一奇妙的計劃,期待你們因著這計劃,使你們能夠回天家得享真正的永生。可能當您們看到我這麼說時,在您們自己的感受上應是﹕上帝(指「老中」,在中內有兩撇,下同,不再註釋)本來就愛我們,何必要你來告訴我們!事實上我所說的這位上帝,乃是基督信仰所敬拜的上帝,祂纔是真正創造天地萬物真神;這位真正的上帝,並不是一貫道的「無生老中」。基督信仰的上帝是自亙古從無中創造天地和人類的真神;﹝現代的宇宙論也承認宇宙是在一百多億年前,自一浦朗克大小(即一公分的負43次方)在瞬間大爆炸膨脹,在未及一分鐘,就暴脹到比我們的太陽系還大很多倍的宇宙。﹞(請參Astronomy May 07 P.32-33)這位上帝纔是宇宙萬有的真正創造者,是人類靈性的真正父親。而天道的「老中」卻是自明朝纔出現的,是由羅教的教主「羅以」在默想中所思想出來的「無生父母」;後來到「葫蘆歌」中,纔出現的「老母」信仰;最後纔成為天道信仰中的「老中」。或許,當您們初次看到我這樣說,可能會無法接受。但我所講的,卻是真實。因此,我纔會寫這封信給您們。相信從這封信中,您們會發現我所寫的,和您們所信的雖不一樣,但我所寫的卻很真實。

 

天道的道親,相信當您們看完了這封信時,您們應該知道自己當走的道路和方向。人生苦短,想回頭要趁早,失去了機會,想回頭,不見得就有機會!當然,您們當中有人在天道中,有的地位很高,若因看了這封信,而決定離開原先的組織,會受到很大的損失;但這種損失若比起自己的永生,那就算不了什麼!因為所失去的,只是一生在世的所得,而且所失去的,也只是今生的名與利;但所得的卻是永生的生命和福祉。更何況在天道的信仰裡,既使真的能在本元上理天享福的,但在下一元,除了廿三位古老金仙外,其餘的,都要被下放東土(甚至連當過玉皇上帝的,也要下凡重新來過),再度成為地上的人種,又是要經歷苦痛(這是按天道的說法來說的)。事實上,天道是沒有真正永生的宗教!天道的永生(上理天享福),在所有的宗教中,是最短的小輪迴宗教,(在天道的輪迴中,一大劫只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而巳;而佛教是大輪迴的宗教,按佛教的說法,一輪迴是十三億四千三百八十四萬年。但這兩種輪迴,若比起基督信仰的永生,都幾乎等於零)。

 

或許您們會覺得,我這個人實在很不自量力,竟然敢向我們說這種話,敢向我們傳教。確實的,我自己也覺得很不配,但我相信:「在人不能,但在上帝凡事都能」,我想試試看,我所信的上帝是一位怎樣的上帝?當然,我自己為天道信仰,也曾付出了四十年的研究代價。因為在四十年前的十月十日,那是我結婚的次日;那天下午,我帶著妻子歸寧,和父母及親友一起坐車到台南,參加岳父母為我們舉辦的宴席;在宴會前,我被妻子的姑丈拉到喜宴的角落,他畫了一幅五行圖給我看,從天時的運轉,由五色講到五教,簡單的解釋後,他就告訴我:「基督教已過時了,希望你要改信一貫道。」那時,我剛從神學院畢業不久,在八月時纔到教會牧會。雖然我對天道一無所知,但我對基督信仰卻相當有把握!因此,我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地,會被姑丈三言兩語的就唬過去!我要求他先把天道的書借給我看,等我看完了再和他討論。但他不肯!後來我纔知道,原來在那時的天道,還處在「法不傳六耳」的階段中。所以姑丈纔不肯把天道的書借給我看。那晚,也因著我們各有自己的堅持,因此,也就不了了之的,各人走各人的路!

 

那晚回家後,我就問妻子:「一貫道是什麼教?」她回說:「我也不知道!只知道姑丈和姑母都是一貫道的點傳師。」當時,我就決心要弄明白一貫道是一個怎樣的宗教!因此,我就先到附近的廟裡去尋找善書,以後又約了幾位同工,開始到各地廟中去尋找善書(那時善書到處都是)從善書中,我找到了和姑丈說法相類似的書,從那些書後,我找到了印書的書局。一問:竟然是天道的書局!自那天起,天道的門就為我大開!在那段期間,我陸陸續續的大略收集到大約五百多本天道的書,和一些雜誌;也收集到三千多本鸞壇所出版的書。到198411月,我離開台灣,到美國休士頓牧會。那些鸞壇的書和雜誌,因為一時帶不走就都留在教會三樓的書架上,後來這些鸞壇的書和雜誌,竟被白螞蟻全部啃壞;所幸,有關天道的書及雜誌,在二十多年前移民時,我都帶到美國直到今天。

 

本來我在十多年前,就想寫信給您們,但覺得需要增加一些新的資料,我就想到蘇鳴東先生,那時蘇鳴東先生已由二盤轉到三盤,並且也擔任了三盤的副樞機道長,因此,我曾經寄了一封信給蘇副樞機道長,向他索取天道的書,我也在電話中告訴他,我所擁有的天道的書籍和雜誌,那時蘇副樞機道長認為我已有那麼多的書及雜誌,已足夠了!因此,就不送給我所缺的書及雜誌。後來我也曾寫了一封信給他,也沒有下文,最後打聽的結果,纔知道他已搬離了高雄,所以就沒有得到回音。而我也無法和您們一一連絡,和您們直接懇談。因此,就想找尋一位在天道中比較有影嚮力的人,想先帶領他信主,再藉著他來影嚮您們。我就想到了長榮的張榮發董事長。

 

今年四月底,我又回高雄,大約有三個月的時間,我在教會當代理牧師。有一天,我和會友偶然從高雄苓雅四路經過,看到長榮公司的招牌,因此,我就寫了一封長信給張榮發董事長,想把我對天道的認識,以及所知有關天道的缺失告訴他,希望他能再走一段信仰的路,來接受耶穌基督的救贖,並獲得真正的永生!但很可惜的,不知道為什麼原因,竟沒有下文!

 

或許您們會好奇的想知道,為什麼我要做這些事?那是因為我在神學院讀書時,我的老師曾告訴我們:「在人走到上帝面前的道路上,有很多的絆腳石,這些絆腳石若不拿走,人就很難來到上帝的面前!」那時我心中有一個感動,就向上帝許願說:「主啊,我來做!」後來當我安靜思想這事時,我發現這是一個很困難的工作!但因為我已發了願,不能收回,我就求上帝加給我智慧,讓我能勉力的完成!在這四十年中,我也看到上帝在不斷的施恩,使我能不斷的認識很多的異教。相信從我對天道的認識中。您們也可看到上帝對我的帶領。

 

在我對天道的研究與感受中,發現天道的道親們會相信天道,這是出於耶和華上帝對您們的愛,讓您們由原先的「不相信有一位上帝」,因為改信了天道,就變成「不但相信有一位上帝,也相信人類是祂所創造的。祂是人類的靈性父親;也相信耶穌是聖人」。但因為你們受了一些假冒的神聖仙佛的誤導,以致一直的停留在半路上;在天道的信仰上,你們也處在戰戰驚驚的信仰中。因此,我就決定把原先寫給張榮發董事長的那封信,加以修改,並加上更多的材料,寫成這封信印成書,使更多的天道信徒能直接研讀,而相信真神。

 

因此筆者希望藉此書和您們談一談:「天道是否真的是道真、理真,天命真的宗教﹖」有可能在您們的感受中,您們會覺得我在批評、論斷您們的信仰!但在我內心的感受中,我真的是存著愛您們的心,想和您們一起來思想真信仰!雖然我在信中,為著使您們知道天道的信仰錯失在那裡,所以就很坦白的說出,我在這四十年對天道的研究中,所發現有關天道的信仰錯失!如果您們覺得我所說的有不妥的地方,或是您們對我所寫的信,覺得有什麼不足的地方,或還想知道什麼?請來信示知。我會在修正版中,儘可能的回答您們。我在美國的地址是:Rev. David Chen 2535 Coopers post Ln, Sugar Land, TX 77478

 

雖然我們無法當面懇談,但相信您們從我所寫的書中,也可以發現我對天道的瞭解,應該已很深入。而您們也可以從這封信中知道,天道並不是真如一般天道各級導師所說的:是「道真、理真、天命真」的宗教!或許您們會覺得我做這種事很無聊,但我一直的相信,那是上帝的愛在激勵我,因為有一句主耶穌所講的話,常在我的思想中;這句話是這樣﹕

 

「我另外有羊,不是這圈裡的。我必須領他們來,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,合成一群,歸一個牧人了。」(約翰福音十16

 

主耶穌在這段經文中所說的「另外的羊」,就是包括著你們;而主耶穌來世,為世人預備救恩的道路,這救恩也是為你們預備的!上帝曾把帶領您們信主的感動放我的心中,把這使命交給我,但我因為能力的不足,所以耽誤了很多年;然而我很感謝主,讓我今天還有機會做這種事。我今天寫這封長信給您們,只是盡我的力量去做。可能您會覺得我很不自量力,確實的我的能力也只有這樣!但我相信上帝的能力是無限的!祂自己會向您說話!雖然我的能力有限,但我也只能盡其在我,做我所受的感動!所以我就做了。我是因信而說這樣的話。希望您能體諒我的不足,如果你覺得我信中所寫的有錯,敬請來信指正,我會重新思考;如果我說錯了話,我會很快的更正!

 

筆者寫了這麼長,嚕嗦了一大堆,相信您們心中一定很想知道,這位牧師寫這封信的目的是什麼?我很坦白的告訴您們,我寫這封信的目的有二﹕

 

第一,我很想帶領您們和您們的家人信主耶穌,因為您們都是主所愛的;而且您們又都是有心、又有勇氣在追求真理的人。其中有些人是我的親人和朋友,我真的不忍讓您們走向迷途,失去得救的機會!

 

第二、若可以,我想向您們索取一些我所缺少的天道二、三盤的書籍和雜誌,使我能更認識您們的信仰!若您們肯割愛送給我,煩請寄來給我。或許你會覺得很疑惑,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,那是有以下的幾個原因:

 

第一 因為我覺得您們在信仰追求中,只走了一半路,我希望您們在追求信仰的道路上,能走完全程。在我的感受中,一貫道的出現,是上帝對華人的愛心與賜福。其目的是,要使有些原本「不信有上帝的人」,由「不接受上帝是創造者,是天父」的,藉著「信仰天道」承認上帝是「宇宙萬有的創造者」,使天道的信徒,「在信仰的路程上,向前走了一大半的路程」,只要能確知,「老中」並不是那位創造宇宙萬有的上帝,並且知道所有天道的祖師實際上並沒有金線(耶穌基督纔是真正的金線,因為祂本身就是上帝,為救贖世人而道成肉身,代人死在十字架上,成為人的贖價),更知道人的善行實際上無法使人得救(因為一般的宗教,只解決了人與人之間的糾葛),但耶穌基督的救贖,乃是在解決人和上帝之間的罪債。人只要肯接受耶穌基督的救贖,就可以輕易的成為基督徒而得真正的永生。但很遺憾的,因為筆者在美國這二十多年的期間中,在無法接觸到多少天道信徒的環境中,一直忙於教會的工作,又因為專心於佛學的研究,又因天道的祖師還在爭論中,因此沒有專心去研究天道,所以就把帶領您們信主的事延誤了!現在我想試試看,若把天道信仰的缺點印成書,是不是可以接觸到一些天道的信徒,看看這種的做法是不是可行!

 

第二、因為您們的決定會影響你們的親友,若您們繼續留在現在的位置上,就會延誤很多人的得救;因為別人會誤以為您們所信的是真實的。(很對不起﹕我這樣率直的說法!)

 

第三、因為天道二盤及三盤之爭﹐現在大略已告一段落。在我的認知中,每當有一位天道的新祖師出現,他為著使天道的信徒知道,他是擁有金線者,幾乎都會把過去天道的根本信仰大量推翻。由於每個出來爭祖位的人,都是有兩把刷子的人,又有一大串上自「老中」,下到土地公的神聖仙佛在支持他,而且他們所強調的,又各個不同!因之,我自己也因此就停止研究天道多年,因為我不知道下一個祖師會是誰﹖因此,筆者只能等待!比如,從《九蓮經》第一冊至第三冊,以及《九蓮》雜誌中,就會發現陳火國祖師就有了以下的更改與修正(比較大的事)﹕

 

第一個修正:他推翻了「無字真經」(改「五字」為「十字」)。

 

第二個修正:他把宇宙分為六十四期,包括十二萬九仟六百元,也就是一六七億九仟六百十六萬年。改成「一大元混沌」;他也推翻了由長生大帝南極仙翁降鸞「混沌七次」的說法(蘇鳴東,《天道概論》「仙佛指示訓」P.89.)。認為宇宙已經過六萬四仟八百廿五元;以後五元人類退化;再以後十元,洪水復作;再以後廿六元,人滅;再以後一百廿四元,草木枯,天地無光;再以後一仟元,天地溺,水陸不分;再以後三千六百元地滅;再以後六萬元,混沌氣天粉粹。(《九蓮》第四期,P.31.)。

 

第三個修正:他把原先「白陽三祖,二十八宿、十星護法」(《九蓮聖經》第一卷P.7)的說法,改為「十八日月,以後為星,諸子不悟祖師出自十星之一」。這樣的更改,是因為他原先說錯了話,他會這樣的更改,原來他自己竟是十星之一。(《九蓮聖經》第二卷P.85-86;請看:高雄巿祖師堂養性堂所出的《道傘》P.282.陳火國祖師在過去曾和其他九個人結拜,他排行第十。這是早年陳火國在該廟當校正生時,自己親校的書,P.363.)應是不假!若不修正原先的說法,他最多也只能當「十星護法」,不能成為「祖師」!

 

第四個修正:他主張「白陽期的祖師代代有師母」。但事實上路中一沒有「師母」,她只是師姑。按天道的說法,當路中一自「路大姑」接回天命時,「路大姑」已沒有天命!

 

第五個修正:他強調「地藏入獄而成佛」。事實上在佛教的佛理中,地藏菩薩不能成佛的。因為他曾發願,要等到六道皆空纔成佛(註一)。過去是因為佛教的法師沒有好好的讀經,誤解了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;而這本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也不是釋迦牟尼所講的經典,而且實叉難陀也沒有翻譯過這本經。它原是明朝時的華人法師所偽造的經典。這位法師不知道「佛有三不能」,其中之「一不能」,就是「佛不能盡眾生界」。他也不知道「摩訶薩」就是「大」。而佛教的法師們竟然也隨這位不知佛法的作者起舞,大家都在喊:「地獄不空誓不成佛」!其實,地藏菩薩從未講過這句話。

 

第六個修正:「老子為道祖,中原化廣成度軒轅,下傳孔子;化燃燈授釋尊」。但這種說法是錯的,如果我們查考這些天道祖師的生平就會發現:按天道的說法,釋迦牟尼實際上比孔子早得道,釋迦牟尼和老子是同期得道。他們兩人應是雙運。在下文中筆者會詳解。

 

第七個修正:以十二萬九千六百元作天地一大劫。這是誤解佛教的「一大劫」所作成的理論;或是參考佛教的「一大劫」所修正的理論。佛教的「一大劫」是:十二億九千六百萬年。這種修正排成的圖,確實很壯觀,但在實際上是無法解釋各大劫都有「成住壞空」(雖然天道的輪迴小,但也有「成住壞空」。而且每一大劫都是獨立的,都有成住壞空,在每一「住中劫」時,理天都要大清倉,把所有的眾生除了廿三位古老金仙外都差下凡間,為下一劫的人種。)但陳火國祖師竟把很多的大劫聯合成一單位的作業,這是很反常的,這是無法配合每一大劫的「成住壞空」的。

 

第四、因為您們原是上帝所愛的,因為在您們每個人身中都有一個上帝看為寶貴的靈魂。您們的家人也是。我希望這封信若可能,也可轉給您們的家人看。看看他們的意見。

 

第五、我們的生命都無常。我的妻子在六年多前突然發現有了乳癌。教會讓我半休假,使我能專心照顧妻子。我因此比較有空研究其他的宗教,也把天道的信仰重新思考。因此我就決定寫這封信給您們。很不幸的,我的妻子在五年多以前去世。四年前,我也檢查出身上有腫瘤,也不知道自己會活多久,因為人生是無常的,因此,想把自己要做而未做的事,趁機做完。

 

第六、救人的事,乃是上帝的工作,我盡力而為,成就這事的﹐乃在於上帝自己。我不想因自己的不行,攔阻上帝將要在您們和親友的身上,所要成就的工作。

 

第七、我在很多年前,曾向蘇樞杻道長索取《九蓮聖經》,但他不肯給我,(我已有《九蓮聖經》第一卷、第二卷、第三卷)和《九蓮雜誌》(我已有234791011151822期)這些都是一位經理送給我的;我自己也找到一些有關三盤的書(我已有《天命》、《南屏仙蹤》、《開泰真理》、《道統聖脈》、《千里訪師記》、《天道的辯正與真理》以及一些三盤廟宇所出的鸞書,這些書都是我在過去向鸞壇索取的)。但那時蘇樞杻道長認為:有這樣書已足夠了,不肯再送給我。但對於一個宗教比較的研究者來說,我希望有更完整的資料,不知道你們是否有近二十年中天道所出版的書,可以送給我嗎﹖相信你們可以從我這封信中,看出我對天道的認識,應已很深入,但我一直沒有出書(我所寫的書很雜,大大小小,已寫了一些,但都還放在抽屜中,我就是因為怕寫錯,出版了會誤導人。)我至今只出版了一本書:《始祖鳥,進化史上最大的騙局》。今年又去印了《駁聖嚴法師「論佛教與基督教的同異」》。

 

第八、大約在二十年前左右,我曾前往福山,想去找韓雨霖道長談談天道的問題。但那天他很忙,只派了一位點傳師來回應,我問了一些有關天道的問題,他都不會回答。我問他﹕「你是不願回答,還是真的不知道﹖」他回說﹕「我真的不知道!」我只好離開。這二十多年中,我在休士頓也見過兩位點傳師(一位是別教會的信徒之岳母,另一位是一貫道道親介紹來和我談的),他們也都被我問到啞口。因此,我就想到您們,或許您們能回答。

 

我先來介紹我自己,我是浸信會的牧師,曾在台灣當過浸信會聯會的總幹事,也曾在台灣牧養過兩個教會,在美國牧養過一個教會,現在已退休五年多。我研究天道,前前後後,大略有四十年。我發現天道有一個很大的致命傷:就是要掛金線的問題。像每一個祖師一死,都會有很多人出來爭祖位,就像人間在爭當皇帝一樣。爭到大略可判定時,這個祖師又要死了。原先歸在舊祖師名下的信徒,若不歸順在新祖師的名下(若新祖師早死,就必須重掛在師母名下的,如二盤的張天然祖師一死,就要重掛在孫師母的金線下,不重掛的,就被定罪,就如「師兄組」被二盤天道定罪一樣),就會被定罪!

 

按理,天道的祖師,若夫妻兩人都是同領天命的人,祖師死,是不必再重掛金線的;若需要重掛金線,就表示原先的師母,本來就未同領天命,不應算是祖師;她就像古時的帝制一樣;皇帝在,皇帝娘纔是皇帝娘,皇帝死了,這位皇帝娘,就不再是皇帝娘;若他不甘被打入冷宮,就會像武則天一樣,自己在支持她的大臣支持下而奮戰,把反對她當皇帝的人全部除去,自己當上皇帝,也改了自己的名號,並接受百官和萬民「吾主萬歲」的跪拜。

 

按天道的道理,祖師夫妻應是同領天命的,兩人應是同為祖師。但很奇怪的是:堂男祖師死了,天道徒就必需再重掛金線在師母的名下;若是女祖師死了,男祖師不必重掛金線。這就表示,原先的「同領天命」的說法有錯;因此纔必須需要重掛在師母的金線下;也顯示師母原先並不是祖師。也因此,師母若在夫死又當祖師,應算是新一代的祖師。

 

這就和夫妻本來去銀行同開戶頭的一樣,夫死,最多去銀行把丈夫的名去掉,妻子是不必重新開戶頭的;而原先的支票簿也可繼續的持用,最多就把丈夫的名劃掉就可以了。若支票簿用完了,下一次再申請支票簿時,就只印妻子的名字就可以了,而支票簿的號碼也不必更換。若需要重新更換支示簿,就表示在原先的支票簿只屬於丈夫的。按理,當丈夫死後,妻子是不能用自己的名再開丈夫的支票的;若能開,就顯示這支票簿是屬於兩人所共有。

 

因此,當張天然一死了,孫慧名應該還是祖師,則師兄祖是不必重掛金線的,只有新加入的人纔要掛在孫慧明師母的金線下,卻不能再掛在張天然的名下。因此,當張天然祖師死了,而孫慧明師母尚在,因此,師兄祖的堅持是對的,則孫慧明師母的強調要重掛金線,是錯的;而天道的神聖仙佛們的隨聲附和,就顯出這些神聖仙佛是假的。

 

若天然死亡,天道的信徒需要重掛金線,就顯示路中一和孫慧明並未同領天命,是前後各領天命。因此,路大姑應算為第十七代祖師;路中一應是第十八代祖師,張天然應是十九代祖師,孫慧明應是二十代祖師,若陳火國若真的是祖師,他應是第廿一代祖師。(這是按天道的說法,若按筆者的說法,應再扣除七個代的雙運,因此,路大姑應算第十代;路中一應是第十一代祖師,張天然應是十二代祖師,孫慧明應是十三代祖師,若陳火國應是第十四代祖師。)

 

若路大姑和孫慧明二人不算,則路中一應是十七代祖師,張天然應是十八代祖師,陳火國應是第十九代祖師。若筆者的說法沒有錯,則天道「後東方十八代」的歷代道統皆錯得太離譜了。這也顯示:不只天道的祖師天命不真;也顯示歷代自「無生老中」到土地公,他們所降的那些鸞文也是假的;而那些降鸞的各級神聖仙佛以及「無生老中」都不真。若是這樣,則天道的道統和金線,就完全崩潰了!

 

如果按天道的作法,那些在歷代中在更換金線時掛錯金線的天道信徒,他們原本在理天享福的九玄七祖,就會因子孫掛錯金線,或不肯重掛金線而全體下墮!因此一貫道的信徒一直是處在害怕中,一直的在重掛金線,就一直像是長不大的孩子;也一直生活在不安穩中。這幾十年來,我經過陸陸續續的找尋和購買,我大略已擁有五百多本確定是天道的善書(大部份都是二十年前的),還有很多雜誌。一貫道的書籍,比較重要的,我大略的都已看過,而且也都寫下了綱要。

 

註一:若按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(事實上這是明朝佛教的法師為堵住道教的攻擊,所編的偽經。按該經藏的發願,地藏菩薩永遠不會成佛。因為按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的說法,地藏菩薩永遠不會成佛。因為佛有三不能,其中之一就是「不能盡眾生界」。若是佛都不能盡眾生界,地藏菩薩的願也永遠不能達成,怎能把地藏菩薩說成古佛?

 

當我讀完了這些天道的書籍後,我的感受是,如果讀的人,只少量的讀了幾本,而且又沒有受過「系統神學」的訓練,可能會覺得這些天道的書,實在寫得很好,會覺得天道真的是「道真、理真、天命真」的宗教。但在我個人的感受是,我所發現的天道,卻是「道不真、理不真,天命不真」的宗教,每一件事情,都有很多種不同的說法,像人類是怎麼來的,我就找到了以下的說法﹕

 

1.由金母和木公合煉嬰<女宅>而成的。

2.由五老合煉而成的。

3.由五老加上「老中」合煉而成的。

4.由「老中」身上的一粒細胞,一化二,二化四,最後化成九六億,再飄散落地而化成的。

<1>.九六﹕是指九十六億。

<2>.九六﹕是指天九地六。

<3>.九六﹕是指陽九陰六。

<4>.九六﹕是指所有的生物。

<5>.所有的生命都是老中的原靈。

<6>.原先的東土已先有各種不同的動物,原靈只是人種。

<7>.初期的人類是「老中」的原靈,但動物是金母、木公煉嬰<女宅>的餘氣所化成的。

<8>.早期的人類也有魔所化成的。

5.由「老中」帶十八羅漢,十二觀音在三山坡喝仙酒,讓他們喝醉,再下池洗澡,老母乘機取去仙衣、仙鞋,差下東土結為夫妻,傳下人種。但以上的說法,也只是「初元」時理天的人種說法而巳。以後的各元,應是由理天天眾被釋放出來,成為下元的人種。(筆者按:應是連天牢的天眾,連被壓陰山的眾生也要放出來成為人種,否則天地輪不了幾回就沒有人種了。)

 

請問天道的道親,如果天道是「道真、理真」的宗教,人類是怎麼來的問題,應是只有一個答案,怎會有那麼多的答案。或許您會說﹕「從扶鸞和仙佛的借竅,我們確實可以看到,天道的鸞文明顯的可以看出是神、聖、仙、佛所扶出,如果不是,則其鸞文怎會有『訓中訓』的妙文﹖又在各種班中,明顯的常會看到有各種自稱是仙佛的來借竅。從他們的回答、仙訓,明顯的可以看出,那絕對不是出於人。」

 

其實,這些鸞文和借竅,也只能證明有「靈界」而已。這些靈界的靈體,常常假冒仙佛來降鸞、借竅。或許您會問﹕「我們怎能判知,這些「神聖仙佛」,只是靈界假冒的﹖」其實道理很簡單,如果這些「神聖仙佛」都是真的,那麼他們所降鸞的「訓文」或「訓中訓」,一定會「合一」,不會顯得那麼雜亂。會顯出雜亂,這就證明,這些靈體,不都是高級的靈。因之,他們所知有限,雖然也會降鸞,但所扶出的鸞訓,也會扶錯。相信您也聽過「基礎組」在多年前就曾發現過這事,因而產生「信仰危機」,他們也從此不再扶鸞。其實這種信仰危機,何止是基礎組纔有,可以說整個的天道和各處的鸞壇,都處在這種「信仰的危機」中。因此,現在的基礎組決定只以天道的見解來解釋過去的經典。

 

但基礎組的這種做法。也只是權宜之計,像更換祖師(含蓋是否重新接線、新的三寶、如何點放點傳師?是否應該再有新祖師等問題------,甚至怎樣解釋過去的經典,怎樣去接受一貫道的歷史、祖師要更換,或不更換的問題,都需要這些神聖仙佛的訓文來指示。不能因為發現它不真,就只有停止扶鸞了事。正確的作法是,應該認真去判斷何者為真,如果全不真,就應該丟棄那宗教。)的大事,有誰能判知﹖有誰能決定?像二盤的「不更換金線,可繼續點放點傳師的決定,又是誰主張的﹖還是要靠鸞訓。請問天道的道親﹕「在天道中,只有基礎組纔有這種「鸞訓不真」的信仰危機嗎﹖還是它是普遍性的存在於天道中﹖」事實上,按筆者的研究,它是普遍的存在於天道中的!

 

從以下的事實,我們就會發現,所謂的神、聖、仙、佛,其實都是靈界的邪靈所假冒的,如果不相信,就請看以下的事實。比方﹕在沒有人寫《西遊記》前,這世界跟本就從未出現過「孫悟空」;但《西遊記》一出,不但有人會被孫悟空附身,會打猴拳;在鸞壇中,也有孫悟空降鸞寫詩;在鸞壇的訓文中,也變成由孫悟空在把守「南天門」。

 

像在《封神榜》未寫前,世界上也沒有那些神仙,但《封神榜》一出,這些神仙也一一出現,不但會降鸞,也會借竅;像在釋迦牟尼未出現前,這世上也是苦難滿滿,卻從未聽過觀世音以及眾多的菩薩,說過一經一偈;也未曾聽過這些大乘的菩薩救過一人,做過一件好事,講過一經一偈;甚至在釋迦牟尼成佛後,到大乘佛經出現前,他們仍舊沒有做過一件好事,講過一經一偈。直到《大乘佛經》一出,這些菩薩就一窩蜂出現了。講經的講經,做好事的也都做了。為什麼?那是因為在早期,世上還沒有他們的名。因為他們只是靈界的演員,他們尚未拿到演出的劇本,所以無法出場演戲。

 

像地藏菩薩,按佛經所記,他要等到眾生度盡方成佛,因佛有三不能,其中之一就是「不能盡眾生界」,意即地藏菩薩以後永遠不能成佛,按佛經來說,這是他的慈悲與決心,(筆者按﹕地藏菩薩本願經,其實際的作者是華人,是為堵住華人道教徒說佛教是不孝的宗教,因而由華人的法師偽造出來的一本經。從以下的事件可以知道:

 

1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自己不肯或不要成佛,別人是不能勉強的。就如有人雖有博士的實力,甚至高過很多,但如果他不願有這學位,別人再怎麼勉強也沒有用。但如果他自己表示不肯拿博士學位,等到別人一稱他是某某博士,他也就從此自稱是某某博士,那就更說不過去了。地藏菩薩不能因為有人說他下地獄後就成了佛,他從此以後就真的成了古佛。而且在降鸞時,也都自稱是古佛,那就太說不過去了。這就顯出他以前所發的願是「假願」。

 

2、事實上他也只是假佛,因為按佛經的記載,在賢劫千佛說中的千佛,其成佛的時間都早已排定,是誰會成佛也早排定,怎麼可能有插班生?而且照佛經的說法,在未來的四百八十四個大劫中,能成佛的,若不是定光佛過去的千子、八萬大臣和過去的后妃及婇女,想在「賢大劫」成佛,連門都沒有!也正因為人想成佛也都要靠關係;為這緣故,許多知道佛法的佛學大師,纔會想到死後往生兜率天,去投靠彌勒菩薩,雖然明知按佛經的說法,當彌勒菩薩下生人間成佛時,他所講的佛法,也都是「小乘佛法」,但他們卻也肯與彌勒菩薩一起下生。目的是要和他拉上關係。以下是佛經在未來的四百四十八大劫中預定在娑婆世界(即我們的世界)成佛的人選:

 

賢劫,定光佛在轉輪聖王時的千子成佛。

六十五個大劫,空過無佛

大名稱劫,定光佛在轉輪聖王時的八萬大臣復學。

八十大劫,空過無佛。

星宿大劫,定光佛在轉輪聖王時的八萬大臣成佛。

三百大劫,空過無佛。

重清大劫,轉輪聖王的后妃婇女八萬四千成佛。(

正十四。P.64)

 

再如彌勒菩薩,他是在釋迦死後十二年纔上兜率天內院的,(釋迦牟尼是在幾乎等於該小劫後半小劫時,在人壽100時成佛的。他在世活了80歲。按佛經的說法,在他死後12年,彌勒菩薩就要死亡上升兜率天,他要在那裡住滿「兜率天的四千年」。也就等於在人壽大約99歲上升兜率天的。因為「兜率天的一天」等於「地球的四百年」,也就是大約還要經過五億七千六百萬年,他纔會下生人間而成佛,即:4,000 x 400 x 360 = 576,000,000年,等於娑婆世界的34.289796小劫。請天道的道親算算看,34.29-10.5-20 = 3.79。這就顯出:按佛經的說法,彌勒若想下生人間而成佛,他必須經過「住中刼」的十個半小劫,「壞中劫」的二十小劫,再進入「空中劫」大約第3.79小劫時下生。那時第四禪天以下,除了兜率天內院外,已全變空,彌勒要下生在那裡?他又怎能在空無一物的世界中下生人間而成佛?因他無父母可生他,也無地可站!更無樹可讓他成佛;也無聽眾可聽他說法。

 

而且按佛經的記載:彌勒菩薩又鐵定必定要下生在印度,生於婆羅門,其父親名叫「須凡」,母親名叫摩訶越題。而且還要等到印度東西長四十萬里,南北卅二萬里時他纔會下生。(大正十四P.434.)。請天道的道親想一想,我們所住地球的直徑,現在也只有一萬六千多公里,既使它會長大,要等到什麼時候纔會長到讓印度東西長四十萬里,南北長卅二萬里?但因為先天道不瞭解佛經,認為彌勒菩薩已下生人間(若真的是這樣,他在兜率天上,會因沒有住滿該天的四千年,應算是「夭折」的人)。彌勒菩薩既是夭壽者,他又怎能下生人間而成佛?

 

從佛教的觀念中知道,在三千大千世界中,共有1,000,000,000個兜率天,但從佛經中可以看到,在我們所住的三千大千世界中,因為地球只有一個「一生補處」,因此,在三千大千世界中每一天的「一生補處佛」都由彌勒菩薩佔缺。因此,地藏菩薩就被稱為「一生補處菩薩」。但因為有人亂寫,因而從此鸞檀降鸞的「彌勒菩薩」,就都變成「彌勒古佛」,而掌白陽天盤的,也變成了「彌勒古佛」了。

 

但若是從天道的觀點來看,天道的一元就比佛教的一小劫小很多。佛教的一元是1,343,840,000年;它的一小劫是16,798,000,而天道的一元,只有129,600年;則佛教的一大劫,就等於天道的10,369.135大劫。若按二盤天道的說法,若彌勒菩薩真要下生人間而成佛,還要再一萬多大劫;若按三盤天道的說法,則我們的地球早已「地滅」,已進入混沌幾千大劫了。

 

在佛教徒和天道信徒的心目中,都以為這些菩薩或神聖仙佛都很慈悲。但實質上他們都不慈悲!不要以為陳牧師是在汅辱這些菩薩和神聖仙佛!天道的道親,請您們想一想:如果這些菩薩真的是那麼大慈大悲,他們早就該大慈大悲了,不要等到人家說他們大慈大悲,他們纔大慈大悲起來,纔開始救人;像佛教的菩薩,應是在釋迦牟尼成佛之前就已存在。請問天道的道親,按你們的瞭解:「在釋迦牟尼未出現前,這些菩薩是否曾救過一人?吭過一聲?」答案應是沒有!再請問:「當釋迦牟尼在世時,這些菩薩是否曾救過一人?吭過一聲?」答案也是沒有!再請問天道的道親:「在釋迦牟尼死後,在大乘佛經出現前,這些菩薩是否曾救過一人?吭過一聲?」答案還是:沒有!等到大乘佛經一出,說這些菩薩怎樣大慈大悲,到那時這些佛菩薩纔真正的大慈大悲起來!為什麼?那是因為他們並不是真正的佛菩薩,他們只是靈界的演員,由於他們沒有劇本,他們就不知道怎麼演?所以在那時他們不能大慈大悲!等到他們知道要演什麼的時候,他們就「大慈大悲」了!這纔真正是「大遲」「大悲」的!

 

像原先的神明,也只有「神、仙、佛」。但先天道和儒宗正教一出,由於他們都崇尚儒家,因此,降鸞的神明又多了「聖」字輩的,而儒宗正教和天道,也就出現了眾多的「聖」字輩的師尊,鸞壇也紛紛出現了他們的鸞文。

 

其實他們的本質和台灣過去所出現過的「水流尸」、「水流公」、「水流媽」、「石頭公」、「大石公」、「大樹公」、「盛公仔」、「林投姊」﹍﹍的本質是一樣的。都是由邪靈偽冒的;他們的本質,只是邪靈界的演員而已。

 

像關公的時代,根本就沒有人留鬍鬚的,打仗時也沒有人拿關刀的,而五關的順序也被羅貫中先生弄錯了;由於羅貫中先生在寫書前沒有考據清楚,錯寫了關公。但很奇怪的,出現在鸞壇的關公,竟然都是照羅貫中先生所描述的那位錯誤的關公一樣,表現成有鬍鬚的,也表現是拿大關刀的,也說他「過五關斬六將」。

 

像關公有沒有當玉皇上帝的問題,也成了人間的鬧劇,這個廟承認關公當了玉皇,下聖旨的就是關公;像有些廟說天公是老玉皇,下聖旨的就是玄穹高。大家都說關公是「忠義參天」,關公自己竟然也自吹他自己「忠義參天」。他怎會是「忠義參天」﹖像他在華陽道私放曹操,怎會是「忠」﹖他趁呂布兵敗,想謀奪呂布手下的妻子,怎麼「色」的人,怎會是「義」﹖比方有一天你因負債而成為「逃債的人」,這時有人就趁著你不能回家,就想「謀奪你的妻子」。像這樣的人,怎會是義人?像他們兄弟「桃園三結義」,誓言「有福同享,有難同擔」!像關公死後成為「王皇上帝」,而張飛死後也稱「大帝」,但劉備呢﹖關公怎能說是「義」﹖請問天道的道親﹕「這些所謂的『神聖仙佛』,都是『真正的神』嗎﹖」

 

筆者再舉四個與天道有關的重要的例子﹕

第一例子﹕誰是玉皇上帝﹖

誰是玉皇上帝﹖大略在三十多年前,這問題首先是由台中的「聖賢堂」扶鸞中提出,因為在上元甲子時(也是在一百多年前時),大陸的「珥源鸞壇」早已扶出,玉皇上帝已更換(這本書就是《洞冥寶記》,這事是記在該書「卷十」第卅七回),但在台灣竟沒有人知道。等到「聖賢堂」的善書一扶出。一時之間,台灣的鸞壇就引起了大地震!從此,在他們所扶出的善書中,大約有一半的鸞壇,下聖旨的「玉皇上帝」,仍舊是由十七代的老玉皇「玄穹高上帝」,蓋印章也是「玄穹高上帝」;但也有大約一半的鸞壇,它的「玉皇上帝」卻是「玄靈高上帝」,因此蓋印章也是「玄靈高上帝」。

 

而這些帶聖旨下凡的,若不是「內相」,就是「外相」。不是「左相」,就是「右相」。按理,他們在天上都是最靠近玉皇上帝的人,像「玄穹高玉皇上帝」是白臉的,「玄靈高玉皇上帝」是紅臉的,這些內相或外相,或是左相或右相,他們看了一百多年,怎會不知道他們是誰﹖用我們現在的比喻來說,就像行政院長怎會不知道現任的總統是陳水扁,還是李登輝。而總統府發出的公文,若有時是蓋李登輝,有時是蓋陳水扁。若真的是這樣,這些下屬機關會有什麼反應﹖不只是會鬧大笑話,連行政院長也會立刻被炒魷魚的。由此我們知道,天上的這些大神仙,竟比人類更糊塗、更顢頇的。

 

請問天道的道親﹕「如果這些仙佛真的是仙佛,他們會這樣糊塗嗎﹖會這麼顢頇嗎﹖」按理應是不會的,但事實上,他們確是那麼糊塗!也那麼顢頇!這就顯出他們都是假冒的(這些鸞壇,有一部份是支持陳火國先生登上三祖祖師的廟宇)。

 

蘇樞杻道長鳴東先生在《天道概論》中曾這樣說過﹕

 

「《蟠桃宴記》一書係甲戌年從善四壇全一、抱一、定一、妙一、特一諸子,經由仙佛引導,遊歷天堂所記錄之書;《洞冥寶記》係上述五子,由仙佛引領,遊歷地獄所記之書。甚為翔實,可代表有關天堂、地獄之見解。」(蘇鳴東,《天道概論》P.110-111

 

但如果我們看《洞冥寶記》,就會看到玄穹高的確已退位,而玄靈高也確定已就位的記載。我把它抄出二段於下﹕

 

「原來是上皇為穹蒼聖主,已歷七千餘年,今三會

收圓,三會龍華,三次封神,將要到期。事故繁冗

,上皇髦期倦勤,向老母上表辭位。老母准旨,下

議萬仙,宜擇賢良,登庸受禪。三教聖人,推舉關

帝,眾仙額首稱慶,共同讚成,議定於二年後中元

之上元甲子元旦,作為登極之期。目前暫依堯老舜

攝之義,將來上皇退位,上升西天古佛,共任收圓

義務。」(《洞冥寶記》卷十,第卅七回,P.45

 

「又奉老母懿旨,要趕辦三次龍華收圓大會,事故

繁冗責成上皇。乃上皇以多年御宇,備極勤勞,茲

值此重大事件,萬端待理,恐誤事機,因向老母上

表辭職,蒙慈恩鑒其苦衷,俞允所請,立命三教聖

人會議,擬以關聖居攝,議定於甲子年元旦受禪登

。此事於前回中早經露明。當時諸生,以此事乃古

今絕大關鍵,曠代難逢,理應開一慶祝大會,以作

紀念﹍﹍」(《洞冥寶記》卷十,第卅八回,P.47

 

從下面二段話,也可明確的知道,按《洞冥寶記》的說法,玄穹高確實已經退位,玄靈高確實已經就位玉皇上帝。

 

「瑤池詔命,軫念勤勞,應予佛國長生,安享極樂

,特上尊號曰『蒼穹十七太上聖主無上妙有玄尊』,

仍統治三教聖神﹍﹍上皇退政之暇,長憫我下界蒼

生;告休之餘,仍無忘塵寰赤子﹍﹍」(同上註。

P.50

 

「老母慈命,升調上皇,召回西天,同享極樂。即

以我聖帝纘承大統,正位凌霄,特上尊號曰『蒼穹

第十八聖主武哲天皇上帝』﹍﹍」(同上註。P.52

 

在《開泰真理》上p.7-10也曾詳細記載了「老中」參與更換玉皇大帝的故事﹕

 

「在於一百二十年前,第十七代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因功滿道備,理合上證上清真境,自在無為。五教教尊奉老中誥命,召集群仙,薦舉新任十八代玉皇上帝,以期日月重開新運,配合白陽普度,乃經五教尊暨群仙共議,如此最高職位,必先除十禁,不論各天高真上聖,有犯禁格者,不得奉薦為十八代玉皇上帝。

一、凡道根深重,清淨無為者不舉。

二、凡上古金仙,世人不知其根莖者不舉。

三、凡三山五岳,抱元守一者不舉。

四、凡維憑修煉,不按治法者不舉。

五、凡制作聖人,享祀不忒者不舉。

六、凡四府八部,賞善罰惡者不舉。

七、凡西方極樂,色相皆空者不舉。

八、凡天神地祇,不列忠孝者不舉。

九、凡列忠孝,不受人間官職者不舉。

十、凡救劫保民,功德不滿億萬者不舉。

 

於是儒道釋耶回五教,同聲而言曰﹕『惟此季世,

受禪十八代玉皇上帝,非通明首相關聖帝君,其餘

不膺此重任。﹍﹍五教教尊乃奉誥命,經群仙選舉

通明首相關聖帝為『十八代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

』。通明首相雖再三推辭不敢受命,但誥命難違,乃

自甲子年元旦,受禪登九五之尊,至今有一百二十

年矣。於是承天應運,統掌諸天,地,管轄八部三

曹,撫緌萬靈,擇乃人間幽冥,是故現任之玉皇尊

號為『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』。並舉薦白陽天盤祖

師,彌勒古佛掌天盤一萬八百年,道盤祖師萬八聖

道代代均由火精古佛與水精古佛化身同掌道脈。火

精古佛乃無極大赤天宮火精古老屯真,凡其化身之

祖師其顏必赤,以為古佛之象徵。水精古佛乃無極

大黑天宮水精古老仙真,於洪濛未判已證無上古老

仙真,經億千萬劫,上證無上仙真,不壞真宗,自

洪濛以致今日屢屢分身,下降人間,救劫救苦也,

澤及三天幽冥。』(《開泰真理》p.7-10

 

從以上的話,我們很清楚的看到,按照扶鸞的說法,玉皇大天尊是已經更換了,第十七代的玉皇上帝已退位,第十八代的玉皇,已就位一百多年以上,是先由五教的教主先立下十個不能當的條件,再從能擔任的神聖仙佛中,選出通明首相來。這整個的過程,都是「老中」一手導演的。

 

以下是主張玉皇上帝可更換的鸞壇所扶出的,他們認為關公是第十八代玉皇上帝。而歷代玉皇上帝的名稱如下﹕(凡有*之記號的,都是筆者電腦中沒有那字,這些資料因一時不知放在那裡,故空著。)

第一代玉皇大天尊玄玄高上帝(黃老)

第二代玉皇大天尊玄元高上帝(紫微帝君)

第三代玉皇大天尊玄明高上帝(大寰教化聖主)

第四代玉皇大天尊玄微高上帝(鴻鈞老祖)

第五代玉皇大天尊玄寰高上帝(星化帝君)

第六代玉皇大天尊玄中高上帝(* 原天尊)

第七代玉皇大天尊玄理高上帝(先華聖主)

第八代玉皇大天尊玄天高上帝(大羅祖師)

第九代玉皇大天尊玄運高上帝(精一天師)

第十代玉皇大天尊玄化高上帝(延衍祖師)

第十一代玉皇大天尊玄陰高上帝(北華帝君)

第十二代玉皇大天尊玄陽高上帝(廣度真主)

第十三代玉皇大天尊玄正高上帝(度化天尊)

第十四代玉皇大天尊玄* 高上帝(伏魔世祖)

第十五代玉皇大天尊玄震高上帝(興儒天尊)

第十六代玉皇大天尊玄蒼高上帝(救世天尊)

第十七代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(妙樂國王)

第十八代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(關聖帝君)」

 

(慈聖第十一期P.11﹐慈願堂慈聖雜誌社,台南縣﹐1984.4.1

 

當台中聖賢堂傳出天上換了玉皇上帝之後,不久彰化天真堂印出《關聖要求正名勿亂法統》的小冊,其中首由「天帝教首席使者李極初」寫了序言說明他在四十年前深隱華山之時,在白雲深處清虛妙境天人會談時,關聖曾有「無知下民陷我於不忠不義,一再囑託,將來下山,務必為我澄清」之語,余以關聖語焉不詳,只有滿口承諾而已。繼而檢視《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》,關聖帝君封號已為「中天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」。

 

李極初先生不但在序言中指出《玉皇普度聖經》是南天司神假借名義;也指出《洞冥寶記》之錯處,指出關聖乃是中天的主宰,並指出全宇宙至高無上之先天大主宰為「玉皇大天尊玄穹上帝」,而關聖乃是「中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」。

 

《關聖要求正名──勿亂法統》一書中更刊登了南天文衡聖王關平的自責,自責未及時對於轄下鸞壇誤稱其父之「中皇」為「玉皇」,更正過來。關平的未及時指正,一誤就誤了一百多年。在書中,關公也指出他因為忙,沒有機會及時指正,他希望世人不要再害他,要世人辦正是非,維護天曹法統,成就其精忠大義萬世之英名。(筆者按﹕事實上這種忙的說法,是不負責任的說法,像台灣的鸞壇,關公自己已下了幾百次的聖旨,他若想更正,早已更正了,怎會拖拖拉拉的過了幾十年。而且每次下聖旨都說自己是玉皇大天尊,並未說明自己是中皇大天尊。)

 

在《關聖要求正名──勿亂法統》一書中,並請濟公禪師

釋疑﹐也列出了中天主宰十八代之名稱﹕

第一代﹕玄極大天尊

第二代﹕玄天高上帝

第三代﹕玄明高上帝

第四代﹕玄法高上帝

第五代﹕玄慈高上帝

第六代﹕玄理大天尊

第七代﹕玄 *大天尊

第八代﹕玄德高上帝

第九代﹕玄忠高上帝

第十代﹕玄欽高上帝

第十一代﹕玄道高上帝

第十二代﹕玄玄高上帝

第十三代﹕玄空高上帝

第十四代﹕玄禪高上帝

第十五代﹕玄平高上帝

第十六代﹕玄真高上帝

第十七代﹕玄妙高上帝

第十八代﹕玄靈高上帝(《關聖要求正名──勿亂統P

.13-15﹐天韻善書出版社﹐彰化巿,1981.10.10. 三版》

 

像支持陳火國的鳳邑育英社振善堂所出《道聲雜誌》為例﹕他們就以兩個天公來加以解釋。他們這樣解釋﹕

 

「張皇日夜,辦事繁忙。需加一位,輔佐辦功。著

差五教,遴選適當。教主共舉,南天關皇。溯自甲

子,元旦敕封。懿命調升,中天玉皇。玄靈上帝,

丑,輔佐白陽。」(請看「鳳邑育英社振善堂」《道

寅,聲雜誌》每期的黃頁)

 

在台灣換天公的事件,雖然聖賢堂不是始作俑者,但卻是推波助瀾者;若不是他們出版《玉皇普度聖經》,這個換天公的事,在台灣大概也不會弄到如此如火如荼。聖賢堂在初期的反應是,堅持自己所主張的並沒有錯,認為玉皇上帝並不是千古不易的,雖然他們受了天帝教的挑戰,但在態度上並未軟化。

 

但不久在《時報週刊》第一百七十期上,卻突然的刊出聖賢堂自認不合理的消息。這個報導這麼說﹕

 

「去年台中的聖賢堂印了一萬多份的單行本,告訴

信徒說,玉皇大帝改選了,由聖帝關公接任!今年

,聖賢堂卻否認了這個事實,他們也認為這種說法

不合理,不願再提了。」(時報週刊170P.919

81.5.31.

 

但他們在民國七十四年再版的「鸞壇聖典」一書的封面裡,卻依舊認為玉皇大帝真的已改選,他們如此的堅持己見﹕

 

「五教教尊乃奉誥命,選舉關聖帝君為第十八代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。聖帝雖再三不敢受命,但誥命難違。乃自甲子元旦年(公元一八六三年),受禪登九五之尊。承天應運,統掌諸天、諸地,管轄八部三曹,撫綏萬靈,澤及幽冥,其尊號為﹕「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」。

(《鸞堂聖典》,財團法人台灣省台中聖賢堂,聖賢雜誌社,台中巿﹐一九八五年九月再版)

 

「鸞壇聖典」的這一段話,顯然不是由於他們忽略,忘了去除,因為這是大事,相信「聖賢堂」不會如此草率。但為什麼會有不同的說法呢﹖較合理的認知是﹕「聖賢堂」對於換天公的這件事,內部有了不同的看法。後來聖賢堂和鸞友雜誌社的分家,是否與此有關﹖筆者不想妄加猜測!

 

請問天道道親,按您的瞭解,天上是否已更換了玉皇上帝﹖然後也請您去查一查,那些支持陳火國當上祖師的廟宇,在他們善書上下聖旨的是誰﹖相信你會發現可能有三個答案﹕1.玄穹高。2.玄靈高。3.一個是玉皇,一個是中皇。您就會發現這些神聖仙佛和他們的降鸞都是有問題的。也表明陳火國是三盤祖師的說法有了問題。甚至連一盤的路中一和二盤的張天然、孫素貞都有了問題。

 

第二例子﹕宇宙有多久了﹖

宇宙自開始到現在有多久了﹖這問題可以用來判斷在鸞壇活動的神聖仙佛,是真﹖是假﹖關於這問題,筆者在蘇樞杻道長的大作《天道概論》中,曾有這樣的記載﹕

 

「天道並認為天地混沌已七次之多,與地質學家所

證實地殼曾翻身七次,不謀而合。」(蘇鳴東,《天

道概論》P.100

 

筆者也知道當時蘇樞紐道長的立論,是有根據的,而這種根據是很有來頭的,因為它是根據「長生大帝南極仙翁」奉天旨所降鸞的,其詩文如下﹕

 

「世界同是一娘親,混沌七次沖散後,各人離別落

紅塵,有生東方有生北,有作西人有南人。」(蘇

鳴東,《天道概論》「仙佛指示訓」P.89

 

請問天道的道親:「上面的這一段話真不真﹖」若不真,卻是長生大帝扶鸞所寫的,但若是真,《洞冥寶記》卷十第卅八回P.50卻有這樣的一段話,明說第十七代的玉皇已「歷劫十二億數」。《洞冥寶記》的這句話說得有些含糊。可以作二解﹕

 

第一解﹕第十七代的玉皇上帝,已經歷了「十二億」個大劫。若這一解是真,按一貫道的「一大劫」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,每一大劫都有「成住壞空」四中劫。因之,「一大劫」就是「一混沌」。比對長生大帝的說法,則這二說必有一錯。

 

第二解﹕「劫歷十二億」,是指歷劫「十二億年」。按一貫道 的說法,其「一大劫」是「十二萬九千六百年」。則「十二億年」是9259.2592大劫。比對長生大帝的降鸞,也應有一人錯。

 

再看白陽三祖陳火國祖師的說法,他認為天地的來復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元,(《九蓮》第四期P.27-28.)現在是在午會巽卦上,自開天至今已有66,835元。(同上註,P.31)如果陳火國祖師說錯了,他就不是天命明師,如果陳火國沒有說錯,就顯出長生大帝的降鸞和《洞冥寶記》的扶鸞皆錯。道真﹖理真﹖

 

第三例子、有幾套神明?

天道雖然很強調「道真、理真、天命真」,但最重要的,應是「天命真」的得救,因為「道真」和「理真」,乃是在見證「天命真」。「天命真」的重要,不只是和「三寶」有關,也和天道信徒死後回歸「理天」前,經過「天佛院」的考試有關,考得過的上「理天」,考不過的,就要打下「天牢」;既使上了「理天」但也只是暫時,只要其下代中,有人跟錯了假祖師,也要「九玄七祖同墮」。因此,「天命真」纔是最重要。像《九蓮聖經》中的封面裡所寫的﹕

 

「聖哉三祖圓普他之救世在之有德不在有位

聖哉三祖妙一她之慈悲在之能行不在能言」

 

這根本是一種錯誤的說法。如果圓普沒有位,單有德,他就是「假祖師」。請想一想,那些在和圓普爭祖師的人,都沒有德嗎﹖如果他們在其信徒的眼中是沒有德,這些信徒又怎會去跟他們﹖又歷代的聖人中,也有很多人有德,他們能救人嗎﹖

 

現在我們來想一想。當張天然死了,原先支持他的神、聖、仙、佛,上至「老中」,下至土地公,會立刻換班嗎﹖當然是不會的。那些念舊,仍舊歸依「張天然」的「師兄組」,這時下鸞的是誰﹖應是原先的那一班「神聖仙佛」,他們怎樣降「訓文」,大略應是「歸依張天然,不必換金線」,所以纔會有「師兄組」出現。如果當時那一班的「神聖仙佛」明白的告訴那些「師兄組」的道親﹕「趕快去歸依新祖師孫師母」。請問這些「師兄組」的一貫道道親,還會傻傻的留在「師兄組」嗎﹖斷然不會的。

 

但在這時,在「師母組」的那邊,也有一班「神聖仙佛」在支持她,不斷的下鸞文,來向人證明孫慧明師母就是新祖師,其他的新祖師,也都各有一班「神聖仙佛」在支持,證明他就是「新祖師」。我們不去管那些被一貫道斷為假祖師的,因為他們沒有做起來!他們做不起來!所以按一貫道的慣例,就證明他們是「假祖師」。這是一貫道的說法。

 

我們現在不去考慮其他被認為是「假祖師」的,我們只來考慮「師兄組」和「師母組」。在「師兄組」中堅持他們要留下來不必換金線的,應是原班的「神聖仙佛」扶鸞決定,因為張天然還未交旨。這就意味著,同一班的「神聖仙佛」,上自「老中」,下至土地公在「師兄組」這邊撒謊,在「師母組」那邊說誠實話。若是這樣等到張天然交旨,這一班「神聖仙佛」纔離開,由另一組的假「神聖仙佛」接替。還是雖然張天然已交旨,但原先的那一班「神聖仙佛」仍舊在撒謊。兩個可能性都有可能。若是,原先支持「師兄組」和「師母組」的「神聖仙佛」,上自「老中」,下至土地公,都是同一班的「神聖仙佛」,該下地獄的是誰﹖

 

再看「師兄組」,他們在台灣雖被「師母組」打壓、定罪,但他們離開台彎,單單在日本也做得有聲有色,三十多年前,就有七十多萬信徒。而二盤的一貫道,能在台灣做起來,那是因為台灣是雜信宗教的好土(一貫道屬雜信的宗教),但發展也是有限,在孫師母未死前,早已停版了。陳火國也看出了這一點,他也只好外走泰國,另找好土發展!

 

現在二盤的「師母組」,又和以前的「師兄組」一樣,孫師母一死,二盤的一貫道又雞飛狗跳了,出來爭祖師的,又有很多人。我們也不必去管別的,我們單看「師母組」和「圓普組」。「圓普組」的發展比較有規模,他訂出了期限,要「師母組」的人重新接線,如果到民國七二年不接線的,不管他原先在「師母組」的身份、地位如何﹖就把他當做新求道的人。

 

但最大的問題,乃是在孫師母未交旨前,各地的鸞壇仍舊在扶鸞,其情形也像二盤的「師兄組」和「師母組」時的情形一樣。在二盤的「神聖仙佛」,按理,應該還是原先的那一套,也應算是正牌的;他們並沒有強調要換金線;而「圓普組」的那一套「神聖仙佛」按理也應是正的,他們卻強調要換金線。結果,「圓普組」祖師的「六成歸順」之預言,就沒有達成,只好又另加解釋。說明「六成」是什麼意思﹖這就是美其名的「智慧考」。這一「智慧考」,至少單單在台灣的一貫道,大約就有二、三百萬的道親,他們的「九玄七祖」,都要「同墮」。想一想,在理天的天眾,在民國七十二年時,大概又只剩下一小部份的原靈了。(在理天享福的一貫道信徒,和地上的一貫道人數成正比,而從理天下墮的一貫道道親,也應比跟隨假祖師的比例還多,因為「九玄七祖」所含蓋的關連甚大。遠比古時皇帝在連株九族的範圍還要廣。)

 

比方,終有一天圓普會死,到時又要再換表文,重接金線,重新鬥爭,理天的天眾又要再度的大失血。如果照圓普的說法,今後的祖師都是夫妻對,而每一夫妻對都是一甲子,則每一甲子都要鬥爭兩次,則理天的天眾,何能安穩享福﹖請問天道的道親﹕「你有多少把握在理天享福﹖」三十年後是1/2 ,六十年後就剩下1/4 ,九十年後,就剩下1/8,一百二十年後,就剩下1/16,三百年後,就剩下1/1032,六百年後,就剩下1/1065024 。請問天道的道親﹕「以上是單純的算法,以後你的子孫會越來越多,只要當中有一人接錯線,你這個九玄七祖就會同墮。請問天道的道親,您是否能保證在一千年後,還會穩座理天享福而不下墮﹖」

 

第四例子、滿六十四卦了嗎﹖

天道的道親:在《千里訪師記》P.35中,蘇樞紐道長曾引用了《道脈律言》P.101中的一段話,這段話是「中華聖母」孫素貞所說的。這段話是這樣﹕

 

「中華聖母說﹕『------時天運之迭轉,能演卦者則可知斯矣!若言六十四卦則圓滿,無聖人祖師可出者,下下之智也。卦六十有四,圓者從頭再開卦,天地循環,週行而不息,又似一年之冬天過,春天再來。為何無極畫一個圓圈﹖代表永無終止,週而復始之義也------是故,地球尚存,祖師則不斷;祖師止度,天下溺矣!故祖師不可無,知之者可以修道也。』」

 

在孫素貞師母死後,有一些人出來強調自己就是白陽三祖,希望原屬二盤的一貫道信徒能重新再結金線在他們的名下。但在二盤的信徒中,大部份的前人及張道長,則主張不必再結金線,因為八八六十四卦已滿卦,從此以後不再有祖師。祖師到孫素貞師母已盡。正因為有這種主張的人甚多,因之,在一貫道中,大部份的道親就不敢再接金線,他們以「點傳師」為馬首是膽,「點傳師」則以「前人」為馬首是膽。也正因為大家都不敢輕易的重接金線,深怕萬一接錯了線,會把九玄七祖害慘,使他們下墮。正因為大家都在彼此觀望,害得陳火國的「六成歸順」的如意算盤打不成,只好勉為其難的,把「六成」的定義重新解釋。

 

也正因為在一貫道中,有「八八六十四卦,不再有新祖師」的思想充斥在一貫道中,所以害得這些「神、聖、仙、佛」紛紛下凡來降壇,希望能助陳火國贏得這些道親。上面「中華聖母」的降鸞,也是在這種前題下出現的。

 

請問天道的道親,中華聖母這種立論對嗎﹖相信在您的感受中,應該是不對的,否則您也就會再重新去接線,也不會乃舊留在二盤中。我們要來判斷,是否應有新祖師出現前,我們應知道這問題的來龍去脈。

天道的真正歷史

事實上,一貫道的歷史很短,最多不會超過明代,要考據這歷史,就要談到「羅教」的「羅祖」。「羅祖」原名叫「羅以」。他是「羅教」的創始人,也是「中國新興宗教」的「原始創始人」。羅祖雖是佛教徒,但他對佛教有關生命及物質的由來的教義很不滿意。佛教的教義雖然曾談到「十二因緣說」,他知道,這「十二因緣說」只能講「次因」及「次緣」,不能解決「生命是怎麼來的」﹖「物質是怎麼來的﹖」這兩個基本問題在佛教中,可以說是無解。因之,像佛教近代的理論權威,聖嚴法師也只能含糊的說﹕

 

「佛教相信﹕宇宙的原素是永恆的﹐生命的因素也

是永恆的﹐前者是物質不滅﹐後者是精神不滅。所

謂永恆﹐就是沒有開始﹐也沒有終結;本來如此﹐

就是宇宙和生命的實際情況。」(聖嚴法師,《正信

的佛教》P.4

 

事實上,聖嚴法師的上述說法,是和「十二因緣說」衝突的,因為這些宇宙的元素,按照聖嚴法師自己的說法,是因為這些眾生產生了「無明」,造成了「共業」和「異業」,因著「共業」造成了這宇宙,因著「異業」,造成了各別的星球。(聖嚴法師,《學佛正信》P.20-21)因之,物質在這些「共業」和「異業」消失後,也會消失。因此,物質並非沒有開始,沒有終結。它們是有開始,有終結的。

 

羅祖(又名羅以)對佛法有很深造詣,他觀看宇宙的奧妙,思想人的本性,他知道宇宙中一定有一位創造者,而萬物也一定是祂所創造,人類的生命也一定是從祂而來的,正如聖經所說的﹕

 

「上帝的事情,人所能知道的,原顯明在人心裡,

因為上帝已經給他們顯明。自從造天地以來﹐上帝

的永能和神性,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

藉著所造之物,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諉。」(

聖經,羅馬書一19-20

 

因為上帝在創造人類的時候,不但把有神的觀念放在人的心中,同時使人從萬物的奇妙中,它的設計上、結構中,知道一定有一位智慧者所設計。而使人知道宇宙中一定有一位創造者,就像我們看見一個手錶,我們不相信它自然而有的,因為從它的設計和結構中,我們知道一定有一位設計者。所以約伯記這樣說﹕

 

「你且問走獸,走獸必指教你;又問空中的飛鳥,

飛鳥必告訴你;或與地說話,地也必指教你;海中

的魚也必向你說明。看這一切,誰不知道是耶和華

的手作成的呢﹖凡活物的生命,和人類的氣息,都

在祂手中。」(聖經,約伯記,十二7-10

 

又如羅馬書所說的:

「自從造天地以下,上帝的永能和神性,是明明可

知道,雖是眼不能見,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

,叫人無可推諉。」(羅馬書一20

 

由於,宇宙之奧妙,若比起我們的手錶來,何止是複雜百千倍,何止是精細百千倍,我們怎能說宇宙是自然而有的?上帝也為著使人知道,人不是死了就完了,是有永生的,所以上帝又把「永生」的思想放在人的心中,人很自然的會去關心自己的「永生」問題。正如聖經所說的﹕

 

「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﹐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。」(聖經。傳道書三11

 

不止如此,上帝又使人知道,人在世界中不能隨便的生活,不能任意妄行,因為我們都要面對上帝的審判﹕

 

「按著定命,人人都有一死,後且有審判。」(聖經。希伯來九27

 

正因著人知道有一位全能神,知道人有永生,知道死後還有審判,為這緣故,所以人間就有了宗教。宗教的主要目的不是要叫人「行善」和「使人生活有依靠」,因為「行善」、「使人生活有依靠」都是次要目的。宗教的主要目的是要教人「怎樣逃避將來面對上帝的審判」。

 

羅教的教祖「羅祖」,經過長期的思維,知道宇宙中一定有一位創造者,這個創造者就是人類及萬物生命的根源,應是一位無始的創造者﹐就像我們的父母生我們一樣。所以羅祖就給這一位創造者,了一個很特別的名稱,稱祂為「無生父母」。──表示他是沒有人生的,祂是自有的神。

 

羅祖也推想﹕我們死後所要回去的地方﹐也應是這位「無生父母」所住的地方,這個地方也應不像我們現在的世界一樣,應是「非物質的」,是在真空中,所以他又給這地方也起了一個很美的名稱,稱呼它為「真空家鄉」。──也是一個非物質的家鄉,因為物質的世界,終有一天會敗壞。

 

「無生父母,真空家鄉」這八個字,就成為羅祖思想的體系。很可惜的,羅祖所領受的啟示,是藉著他對「自然界」的「推論」,以及人「本性的感知」而獲致的。是屬於「自然啟示」,也是「一般啟示」。羅祖就把這個從「自然啟示」所得的概念,結合中國故有的宗教思想,於明朝正德四年(公元一五零九年)寫成了《五部六冊》;也把這「無生父母,真空家鄉」的名稱,放在《五部六冊》的「苦功悟道卷」中。(林萬傳,《先天道研究》 P.1-20<青氣> 巨書局,台南巿,1984.12初版,1986.4.訂正二版。)

 

在羅祖原先的思想中,並無「無生老母」的思想。「無生老母」的思想,第一次是出現在「明朝嘉靖二十年」(公元一五四一年)前後的《金丹真傳續編葫蘆歌》中。(林萬傳,《先天道研究》,以後的發展再把這「無生老母」改為「無生老中」,以示他為「先天之母」。

 

因之,若以無生老母的觀點來看,一貫道最多也只能推到明朝嘉靖年間﹐也就是它的歷史,最久也只有四百六十年。而且這也應是屬於「先天道」的範疇中。先天道在發展過程中,產生了很多的教門,像「金鐘教」、「謝公教」、「龍華教」及「先天道」。一貫道發展淵源,可以說和「先天道」較有關聯,其他的教門可以說都和一貫道沒有多大的關係,只是道理相似而已;一貫道在發展的體系和「白蓮教」也不相干,也只是道理相似而已。因為他們都是取用了「先天道」的思想。就和人雖長得很像,但在血統上可能沒有多少關係一樣。

 

因一貫道最重要的一點,乃是「無生老母」,可以說,沒有「無生老母」就沒有「先天道」。正因為這緣故,先天道的歷史,實際上很短,不會久過明朝。但先天道的祖師們深知,先天道的信仰,若要使華人接受,一定要讓它與中華文化結合,這一結合,就可以把「儒、道」融入,因此,就把中華文化中,較有名的人,都列入「前東方十八代」中;先天道為著要得著佛教徒,他們不但把佛教歷史中的廿八祖也納入其祖師中,先天道為使其宗教出師有名,他們就創造了「道轉西域」和「老水還潮」兩個「特殊名詞」。在無形中,他們的祖師,就有了「前東方十八代」、「西方廿八代」和「後東方十八代」,這三個數目一加,就等於「六十四」,恰和「八卦」的「八八六十四卦」一樣,所以就有「滿卦」的說法。

 

「八八演化﹐六四全卦,青陽祖師十八代﹐西方祖

師廿八代,老水返潮東土祖師十八代﹐共六十四代

全滿﹐以後人人有道。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,

望有道者參悟,不可妄自稱祖,令人貽笑。」(《慧

覺心聲》P.40

 

以下是蘇樞杻道長引用某些前人的話,也是很多二盤道親的看法﹕

 

「道統到白陽二祖為止,因為合起來剛好八八六十

四卦,卦數已滿,沒有什麼『白陽三祖』。」(《千里

訪師記》P.26

 

「一貫道」因為接續了「先天道」,很自然的,也把這些原本不是祖師的人,也融入了自己的信仰中,使他們的歷史看起來很古遠,使他們的信仰能和「儒、道、佛」相結合,也正因為這樣,所以他們能在短短的四十多年中,單單在台灣一地,就從「儒、道、釋」挖走了大約二、三百萬的信徒(一說是四百萬)。

 

「一貫道」這種延伸道統的做法,雖是有利他們在華人世界中的發展,但在道理上,他們就深受其害﹕因為他們弄不清楚誰是祖師。以下的資料,大約是筆者二十多年前所做的研究,現列於下。從下表中,就可以知道,一貫道是不是道真、理真的宗教,甚至也不是天命真的宗教!

 

第一段道統──前東方十八代

以下是有完成的道統:

 

第一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 (軒轅) 4.少昊5.顓頊6.帝嚳7.唐堯 (帝堯) 8.虞舜 (帝舜) 9.夏禹 (帝禹) 10.商湯11.周文王12.周武王13.周公14.老子15.孔子16.顏子,曾子17.子思18.孟子

請看:

(《天流》P.31-

《天然古佛普度正宗》P.65

《天道的辨正與真理》P.328P.363

《初學十三德》P.15-17

 

第二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 (軒轅) 4.少昊5.顓頊6.帝嚳7.唐堯 (帝堯) 8.虞舜 (帝舜) 9.夏禹 (帝禹) 10.商湯11.周文王12.周武王13.周公14.老子15.孔子16.曾子17.子思18.孟子。

(《道海之桴》P.19-21

 

第三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 (軒轅) 4.少昊5.顓頊6.帝嚳.唐堯 (帝堯) 8.虞舜 (帝舜) 9.夏禹 (帝禹) 10.伊尹11.商湯12.太公望13.周文王,周武王,周公14.老子15.孔子16.顏子,曾子17.子思18.孟子。

請看:

《道學基礎》 P.18-19

《識透真理》P.19-21

《道學基礎研究》P.5-6

《認理歸真》P.19-21

《心聲皈元》 P.120-127

《道學心德》P80-81

《道與我》 P.33-34

 

第四種道統說法:

.1.伏羲2.神農3.黃帝 (軒轅) 4.少昊5.顓頊6.帝嚳7.唐堯 (帝堯) 8.虞舜 (帝舜) 9.夏禹 (帝禹) 10.伊尹,商湯11.太公望12.周文王12.周武王,周公14.老子15.孔子16.曾子17.子思18.孟子。(《頓悟心法》P.7

 

第五種道統說法:

.1.伏羲2.神農3.黃帝 (軒轅) 4.少昊5.顓頊6.帝嚳7.唐堯 (帝堯) 8.虞舜 (帝舜) 9.夏禹 (帝禹) 10.伊尹,商湯11.太公望12.周文王13.周武王,周公14.老子15.孔子16.顏子,曾子17子思18孟子。(《聖學真詮》 P.67-70

 

第六種道統說法:

.1.伏羲2.神農3.黃帝 (軒轅) 4.少昊5.顓頊6.帝嚳7.唐堯 (帝堯) 8.虞舜 (帝舜) 9.夏禹 (帝禹) 10.伊尹11.商湯12.周文王13.周武王14.老子15.孔子16.顏子,曾子17子思18孟子。(《末世救主收圓福音錄》P.6

 

以下是沒有寫完整十八代的道統:

第一種道統說法:

.1.盤古氏2.伏羲3.黃帝4.唐堯5.虞舜6.夏禹7.商湯 8.周文王9.周武王10.周公11.老子12.孔子13.曾子14.子思15.孟子。(《天道鉤沉》P.97-98

 

第二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無懷氏4.有巢氏5.黃帝6.少昊7.顓頊8.唐堯9.虞舜(帝舜) 10.夏禹 (帝禹) 11.商湯12.周文王13.周武王------孟子。(《歷年易理》P.21-22

 

第三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4.少昊5.顓頊6.帝嚳7.唐堯8.虞舜9.夏禹 (帝禹) 10.商湯11.周公12.老子13.孔子14.曾子15.子思16.孟子(《長天明道》 P.51

 

第四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4.唐堯5.虞舜6.夏禹7.商湯8.周文王

9.周武王10.周公14.老子15.孔子。

(《天道鉤沈》附錄P.15.《達摩寶傳》p.2.

 

第五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4.唐堯5.虞舜6.夏禹7.商湯8.周文王9.周武王10.周公11.老子12.孔子13.顏子,曾子14子思15孟子。(《天道概論》 P.77-78

 

第六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4.唐堯5.虞舜6.夏禹7.商湯8.周文王9.周武王10.周公11.老子12.孔子13.顏子15.孟子。

(《奉天承運普度收圓正宗道統寶鑑》P3-10

道統寶鑑》P.3-5

 

第七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唐堯4.虞舜5.夏禹6.商湯7.周文王8.周武王9.周公10.孔子11.孟子12.顏子13.曾子。

(《天道真理講義》 P.25)

 

第八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神農3.黃帝4.唐堯5.虞舜6.夏禹7.商湯8.周文王9.周武王10.周公11.孔子12.孟子。(《悟道喜悅集》P.62

 

第九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黃帝3.唐堯4.虞舜5.周文王6.周武王7. 周公8.老子9.孔子10.曾子11.子思12.孟子。

(《性理題釋》P.3

《人生寶鑑》P.6-7

 

第十種道統說法:

1.伏羲2.黃帝3.唐堯4.虞舜5.夏禹6.商湯7.周文王8.周武王9.周公10.孔子11.曾子12.子思13.孟子(《覺路指南》P.13

 

第十一種道統說法:

1.黃帝2.顓頊3.唐堯4.虞舜5.夏禹6.商湯7.周文王8.周武王9.周公10.老子11.孔子12.曾子13.子思14孟子(《天道奧義》 P.15-16

 

第十二種道統說法:

十二.1.黃帝2.顓頊3.唐堯4.虞舜5.夏禹6.商湯7.周文王8.周武王9.周公10.老子11.孔子12.顏子13.曾子14.子思15.孟子(《明理班》P.8-9

 

由上文可見,一貫道之道統並無一定之說法,是人言人殊的。以前東方十八代為例,誰應為祖師?各人有各人的看法;誰應為「一代」﹖亦各人有各人的看法。其中有些是出於扶乩,明說是由某某神明降壇所批,有些雖出於人手,但亦皆本於某某神明之降示。按理﹕應是會統一的。若不統一,就表示並非出於神意,而是出於人假借神意,纔會有此結果。

 

由上文可見,曾被列為祖師的,有以下二十四位。按其順序如下﹕

1盤古氏2.伏羲3.神農4.無懷氏5.有巢氏6.黃帝7.少昊8.顓頊9.帝嚳10.唐堯11.虞舜12.夏禹13.伊尹14.商湯15.太公望16.周文17.周武王18.周公19.老子20.孔子21.顏子22.曾子23.子思24.孟子。

 

第二段道統──西方廿八代

第一種道統的說法:

西方廿八代(以釋迦牟尼為初祖)

1.釋迦牟尼2.摩訶迦葉3.阿難尊者4.優婆 *5.提多迦尊者6.彌遮迦尊者7.婆須蜜多8.佛陀難提9.伏馱蜜多10. *尊者11.那夜奢尊者12.馬鳴大士13.迦昆摩羅14.龍樹大士15.迦那提婆16.<目候> 羅多尊者17.僧迦難提18.伽耶舍那19.鳩摩羅多20.闍夜多尊者21.修盤頭尊者22.摩拏羅第23.鶴勒那第24.師子尊者25.婆多26.不如蜜多27.般若多羅28.菩提多哪(明理班P.9-10

 

第二種道統的說法:

西方廿八代(以摩訶迦葉為初祖):

A.1.摩訶迦葉2.阿難尊者3.商那和修4.優婆*5.提多迦尊6.彌遮迦尊7.婆須蜜多8.佛馱難提9.伏馱蜜多10. * 尊者11.富那夜奢12.馬鳴大士13.迦毗摩羅14.龍樹大士15.迦那提婆16.<目候>羅多17.僧迦難提18.伽耶舍多19.鳩摩羅多20.闍夜多21.婆修盤頭22.摩拏羅23.鶴勒那24.師子尊者25.婆舍斯多26.不如蜜多27.般若多羅28.菩提多哪(《道學心德》P81

 

B.釋迦牟尼渡大弟子迦葉為佛教的始祖。(《性理題釋》P.3

 

後東方十八代

A.1.達摩2.神光(慧可) 3.普庵(僧燦) 4.曹洞四祖(道信) 5.黃梅五祖(宏忍) 6.慧能7.白玉蟾、馬端陽8.羅蔚群9.黃德輝10.吳紫祥11.何了苦12.袁志謙13.徐還無,楊還虛14.姚鶴天15.王覺一16.劉清虛17.路中一18.張天然。

(《道學心德》P83;《初學十三德》 P17-19

《性理題釋》P.3;《明理班》P10-13

 

未寫全的:

1.達摩2.神光3.普庵4.曹洞5.黃梅6.慧能7.白、馬8.羅遠正9.黃祖10.吳祖11.何祖12.袁祖13.徐、楊二祖。

(《出世必要》P32

 

2.18.張天然為萬八永年之天道明師。

(《天道聖訓》P13.天相佛壇.台北.壬子九月十五)

 

我們暫且將這些紛亂的道統放下,單單來思想前東方十八代、西方廿八代,和後東方十八代,這樣總共是六十四代。前述的「中華聖母」就是根據這個來立論的。但如果我們明白這些祖師之中,有些人在當祖師時,不是單單一個人,而是有兩個人,甚至是三個人;而且也各在不同的地方,他們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是祖師(請看上表,前東方十八代的祖師)。天道都把它算為一代。像在「後東方十八代」中的第十二祖,他於道光六年傳授祖位給十三祖;但過了兩年,第十三祖就捨身成道,因此第十二祖又出來掌道。(《道統寶鑑》P.28-30 因之,第十二祖和第十三祖應算為一代。所以「後東方」在此應少去一代。

 

而且,在「前東方第十八代」和「西方廿八代」中,實際上也有幾代重疊。也就是在「東方前十八代」還在中國進行時,在印度的「西方廿八代」早就已開始活動了,這就形成了,在印度和中國兩地,同時都有天道道統所說的祖師,分別在兩地垂他們的金線。因此,若不是兩人算為一代,就有一人要被定罪為「假祖師」。但不管怎樣,這重複的一代,應該只能算一代。

 

一貫道常說,前東方十八代中,孔子是從老子得道,孔子傳顏子,顏子傳曾孫,曾孫傳子思,子思傳孟子,到孟子時,道轉西方,直到達摩祖師時,纔老水還潮,道歸中國。一貫道的這種傳統說法,大多數的一貫道道親也都深信不疑。

 

但事實上,一貫道的這種說法,是有很大的破綻的。眾所周知的,釋迦牟尼出生於公元前五六五年死於公元前四八六年,在世總共七十九年。他的出家有二說,一為十九歲,一為廿九歲,出家的年數也有二說﹕一為六年,一為十二年。我們若根據上述的說法,則釋迦牟尼最遲也應在四十一歲成佛,那是公元前五二四年

 

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孔子。孔子出生於公元前五五一年,死於公元前四七九年(《重編國語辭典》第三冊p.2132;台灣商務印書館。台北巿。1981.11.初版);按孔子自己的說法,他是五十而知天命,因知他知天命的那一年,應是公元前五O一年,那時釋迦牟尼已成佛廿三年了。因此,孔子和釋迦牟尼應屬雙運,所以二人應只算一代。

 

顏子出生於公元前五二一年。這時釋迦牟尼已掌道三年。而顏子死於四九O年,在世只活卅二歲。(同上註第六冊.5243)。但釋迦牟尼是死於公元前四八六年,也就是釋迦牟尼比顏子晚死四年。因此顏子和釋迦牟尼也是雙運,所以二人應只算一代。

 

曾參的出生日期和死亡日期,筆者未找到;但子思則是出生於公元前四九二年,死於公元前四三一年(同上註,第五冊p.4426-4426);孟子出生於公元前三七二年,死於公元前二八九年。(同上註第一冊p.491)。但釋迦牟尼死後其道統一直有人接續,直到廿八代達摩時,再老水還潮。這也意味著,在天道認為「後東方十八代」中的三位祖師在中國掌道盤時,在印度也都有另一批祖師在掌道盤。因此,曾參、子思和孟子三位也應是雙運。

 

一貫道常說:在前東方十八代中,孔子是從老子得道。孔子生於公元前五五一年,在五十歲時纔知天命,也就是在公元前五O一年纔知天命。而釋迦牟尼成佛則在公元前五二四年。顯示釋迦牟尼按天道的說法,至少有廿三年和老子同領天命。因此他們兩人也應算是雙運。

 

從以上的資料得知,孔子比釋迦牟尼晚生十四年。孔子自言,他五十知天命,則孔子得道時,釋迦牟尼應已是六十四歲了。而釋迦牟尼是四十一歲成佛,顯明孔子的「知天命」,比釋迦牟尼成佛晚廿三年;而孟子的出生,更比釋迦牟尼的成佛,晚了一五二年。若是這樣,怎麼可能說,到孟子時,纔道轉西域﹖因之,我們可以看到從老子開始,往下的孔子、顏子、曾孫、子思和孟子,這六個祖師,與西方的廿八代,是重疊的。因此,這六代應是不算!再加上後東方十二代和十三代的雙運,若單單考慮這兩次的重疊,則天道的道統,實際上到孫素貞時,應是五十七代,而不是六十四代;陳火國祖師若真的是新祖師,則陳火國應是第五十八代的祖師,不是六十五代的祖師,也不是像「中華聖母」所說的,是另一輪的開始。這就顯示,「中華聖母」講錯話了;而神聖仙佛也都講錯了話。請天道的道親你們想一想,這位「中華聖母」是真﹖是假﹖那些神聖仙佛是真?是假?

 

諸位天道的道親,我知道你們當中有很多人為著天道,甚至連生命都肯擺上。而所求的也只是能上理天十八榮,既使能上理天,也天天在為子孫冒冷汗?若真的有理天,你想三十年一輪的「重掛金線」,因為所要擔心的不是一位子孫,而是九玄七祖,這是比古時在誅九族範圍更廣,結局更殘。既使讓你能驚險的過關,但不久就要按天道的說法,除了理天上的廿三位古老金仙之外,其他的都要下放,成為下一輪的人種。又要重來!

 

如果天道是真的宗教還可以勉強將就,但事實上,天道卻是道不真,理不真,天命不真的宗教!在天道中,最讓人相信的事,在會場上,常有一些仙佛臨場借竅宣講。筆者不否認他們是靈界的成員,但他們真的是仙佛?像南極仙翁的宇宙七次混沌,已被陳火國否絕了,無字真經也被改了,而那些神聖仙佛所強調的八八六十四卦祖師,也被筆者掘發,原來都是錯的!請看看那些仙佛,個個都說某某人是第幾代祖師,某某人又是第幾代祖師,果竟然都是在胡說!他們真的是神聖仙佛嗎?

 

像台灣幾十年前的換天公的那場戲,到現在還沒有收場,今年筆者回台灣,又拿了很多書回美,其中還有一些鸞壇和道場,還在那裡搞不清誰是天公?這些天界的內相、外相、左相和右相,一個說現在當天公的是關公,一個說是張儀,請想一想,這些天界的大頭頭,天天站在玉皇上帝的左邊和右邊,竟然會分不清誰是真玉皇。

 

可能天道的道親會說: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?今天的鸞壇會這麼亂,就是那本被天道早年的二盤的天道護法,現在是三盤蘇鳴東樞杻道長看為是:「可代表天道有關天堂地獄之見解」(《天道概論》P.111.)所扶出的鸞書《洞冥寶記》卷十第卅八回,所惹出來的麻煩。

 

而該書中的皇母,竟然也敢大言不慚的說:「爾國既知崇信上帝,殊不知上帝乃吾母之皇兒。」(《洞冥寶記》卷十第卅八回,P.57)當筆者早年讀到這段話時,心中也很好奇的想知道,這皇母又是誰?明明基督信仰的上帝,是自古就不斷的向人顯現為創造主,能夠從亙古就指明末後所要成就的事。怎麼突然在上帝向人啟示幾千年後,又會跑出一位皇母來?而這位皇母,最多也只是羅以思想中所想出的「無生老母」,她處處都顯出她的無能,連一個祖師是第幾代?都會說錯的!她又怎會是天地的主宰?她如果真的是一位天地的主?按理,天地已輪迴了那麼多次了,怎麼還在「哭五更」?怎麼還在向人重復「三山坡」的故事?難道「三山坡的故事」和我們這一次的輪迴又有什麼關係?「三山坡的故事」,按天道的說法,不過只是人類第一代的故事而已,「無生老中」到現在還在講,還在哭,哭什麼勁?

 

事實上,天道的「神聖仙佛」,也只是天上的演員而已,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大慈大悲,早在釋迦牟尼之前就應該大慈大悲了!不要等到有人寫書,提到他們是大慈大悲,他們纔大慈大悲起來!就像聖字輩的仙佛,在過去也從未吭過一聲,救過一人,等到天道一提起他們,他們就立時活龍活現。

 

筆者向天道的道親講這麼多,乃是要提醒你們,如果真想追求永生,何必信得這麼苦?信得如此沒有把握?為什麼不信耶穌基督呢?請你們想一想?在所有的宗教中,有誰講過這些話?

有誰講過人生有四律?

有誰講過人心知道有一位創造者!(羅馬書一19-20

有誰講過人知道有永生。(傳道書三11

有誰講過人心知道什麼可做什麼不能做!(羅馬書二14-16)

有誰講過人心知道死後有審判。(希伯來書九:27

誰講過最初的人是一男,再由男人造出女人。(創世記第

 

最後附代一個請求:

我所有的有關三盤之書,有些是林晉成道師早年贈送給我的(現在好像失蹤了,如何找到他﹖若您知道,煩請告訴我他的地址。謝謝!)如果您相信您所信的是真,就把我當做是您想得著的人,結一方外之交!(本文的寫成乃在紀念四十年前筆者與妻子的歸寧日,並首次從姑丈的談話中,首次認知天道。本文謝謝曾國華姊妹的勞心校對!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末學  陳義憲敬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7.10.10

 

 

回主頁